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一个欢乐向(大概)强行死逻辑死剧情ooc的脑洞

一个脑洞,想搞一个时不时会被神♂秘的东♂方♂力♂量(玩家)控制做奇怪的事说奇怪的话的脑壳疼

丧心病狂玩家控(zhe)制(teng)正常人小王子

想到哪写到哪,没有正文,全是脑洞段子,无逻辑,无内涵,ooc,强行膜改剧情,全程串戏,慎入!!!!!!

被控制的脑壳疼比较暴力

玩家翻身做主,搞事拯救世界

感谢买了游戏并给我提供了丰富的素材、颜艺和脏话的基友

看完了别打我,至少不要打脸……





脑壳疼一直觉得自己有病,但他不说。

他经常会被一种奇妙的力量控制,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比如用听不懂的语言骂人,比如整夜不睡出去锻炼,比如吃蔬菜,吃鸟粮。

这个病到他长大的时候变得更严重了。

·结婚前,脑壳疼告别国王
脑壳疼找到尼克斯:你是这个国家的王子还是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
尼克斯:……你是……
脑壳疼:那就听我的,干死我爸后面的那个二五仔,他是反贼,跟帝国搞了py交易。
尼克斯:……哦……
恢复正常的脑壳疼:这种被剧透的感觉……

·基友们发现虽然他们有钱了,脑壳疼还是在不停接任务跑跑跑
露营时黄毛问了一下,被脑壳疼(控制不住)教育了一顿
脑壳疼:钱算什么?钱能当饭吃吗?人被杀就会死的赶紧把等级刷上来!
被壮壮吐槽“以前也没见你那么努力啊现在怎么了?”,脑壳疼在心里流泪,他也不想这样可他控制不住自己记几啊!

·宰相势力突然登场
脑壳疼条件反射:滚一边去别打扰我和好兄弟谈情说爱
宰相:……
基友:……
恢复正常的脑壳疼:……

·伊格尼斯领悟了新菜谱
脑壳疼:妈咱们今晚吃啥?
伊格尼斯:……

·出门做任务,最累的不是打怪,而是陪王子翻山越岭吸水晶
一次黄毛忍不住问“吸这个真的能变强吗?”
脑壳疼十分平静:现在吸的,将来都是要还的。
内心:你怎么又突如其来剧透了一段!!!而且话又不说完我好慌!!

·见王子沉迷郊游,宰相势力再次登场
脑壳疼:你怎么总打扰我郊游?你这人好烦,而且一般长你这样的肯定不是好人,好想现在一个三星核爆7送你上天永绝后患
宰相:上天??郊游??说好的复国??
脑壳疼内心:我能怎么办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也很绝望啊!

·修车的时候脑壳疼会一本正经地近距离盯着妹子的胸看,下一秒恢复正常以头抢地。
眼镜麻麻:儿子精分多半是废了,打一顿不知道能不能好。

·多数时候神秘力量只是控制到他冲到怪物群里为止,好几次菜鸡王子都必须努力激发潜能才能活下去。
“有勇无谋是不行的,陛下。”
“……”你以为我想啊……

·脑壳疼被控制着一路郊游钓鱼,尽管他真的很想早点见露娜看看她还好不好,但那股神秘力量始终不让他在游山玩水打怪之外动一步。
脑壳疼终于忍不住在心里大喊: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见露娜!!
他以为等不来回应,然后他感受到了一个声音。
“你只是短时间见不到她而已。”
“而我,我永远也见不到史黛拉了。”

·“你是不是王家的人。”
“我是呀。”脑壳疼平静.jpg,“生是路西斯王室的人,死是路西斯王室的鬼。”
脑壳疼想,总有一天他要和这个神秘力量同归于尽。

·水神被怼死后,安置好昏迷的妹妹的大舅子接到了一个视频。
“你是对的,大舅子。”
这什么鬼称呼??大舅子听了想薅王子毛,但看到王子一脸憔悴,隐约能看见他身后躺着一堆魔导兵,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都是我的错……”
“我只希望,大舅子,如果你看到了这个视频……永远也别来掺和这事儿!带着露娜快跑!”
王子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愿你们有一个美好的人生。”
这大概是他用从哪里捡来的手机发的,发信人一栏写的是米娅。

·帝国基地,宰相港了:
“你造魔导兵以前都是人吗?你下得去手吗?”
脑壳疼邪魅一笑:
“笑话,丧尸以前也是人,我照样屠城。王者荣耀对面都是人,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五个我杀一团。”
虽然觉得自己很欧欧西,但脑壳疼觉得这样也挺爽的。

·脑壳疼揉着小黄的头毛:没关系,不就是人外吗?就算你是个智障,你也还是我的好基友!
黄毛:……所以在你眼里什么比较可怕??

·脑壳疼摸摸后腰,很好,手枪在。
再摸摸背包,小刀在,炸药也在,子弹充足。
他顿时感觉一股神秘的力量充满了身体,让他在冲进魔导兵堆里的时候忍不住喊了声特别行动小组进入洋馆。

·“萨菲罗斯玩玩人偶梗行,你就算了吧……至少先把胡子剃干净。”

·最终战,脑壳疼打断了叨逼叨的宰相。
千载等待只为此物啊,脑壳疼心想。这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没日没夜升级我都要改名叫不睡觉克特了。赶紧打吧,打完了让我好好睡一觉。
嘴里说的却是:“靠老子几百年前就升好级了,要不是剧情不让老子早就把你按水晶上摩擦了。”

·神秘力量和脑壳疼站在水晶面前。
“所以说水晶到底有什么用?总不能只是个插电池的地方吧。”他在神秘力量的控制下自言自语,“王就是电池吗?田畑到底在干什么……算了,我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

神秘力量静止了一会儿,然后蓄力,一剑插上了水晶,“死女主死女主,又不是育碧死什么女主。”

又一剑,“屏障,魔力,抽取……老子飒漫画毕业这么多年了……”

再来,“讲真你这个剧情,反正我是不要水晶里的永恒,我要的事尘世间的幸福。”

列祖列宗,列祖列宗。脑壳疼麻木地想,我是被控制的,这些都是特技,是假的,你们不要怪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清脆的声响,脑壳疼揉着酸痛的手臂向外看。
天亮了。


没了。

看到这里的都是爸爸,谢谢你们(跪

附加:
在尽情欣赏朝阳之前,脑壳疼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扶被神秘力量把四肢搞脱臼扔在地上的宰相坐了起来,让他也看看这振奋人心的时刻。
不过接上……这个等会儿再说吧。

评论(1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