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我翅膀是染的(01)

一个路西法堕天是去钓鱼执法的设定。我流神注意!!!!无脑甜ooc注意!!!!

一个还很年轻,很温柔的路,一个更年轻而且甜的米,一个很emm的神。


“您开玩笑呢?”

路西菲尔目瞪口呆,他试图从神的脸上看出一点祂在看玩笑的意思,但神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

“我没有,路西菲尔。恶魔们统治了下界无数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远不如它们深刻。”神的声音温柔慈爱,“或许你和你的同胞们有强大的力量,但很多天使并没有与之相配的经验。所以……”

“所以你让我假装叛变,跟他们混成一团然后从内部击溃他们?”路西菲尔深吸了一口气,“……请告诉我这只是您无数奇思妙想中的一个好吗?”

神终于笑了出来。路西菲尔很少见到祂这么笑,在他漫长的生命里,神像这样纯粹因为愉悦而笑只有过两次:“我是认真的,路西菲尔,你的意愿又是什么呢?”

他斟酌着言辞,“我还是……暂时无法接受。”他说,“恕我直言——这太荒谬了,我是您的副君,是离您最近的存在,如果我要背弃您,我要以什么理由离开您呢?”

“我以为你会拒绝这个提议呢。”神说。

路西菲尔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我认为我们都明白为什么是我来做这件事情,您觉得呢?”

他当然能明白神的意思,这是他们多年来的默契。

“就是这样。”神温和地说,“你看,我已经想好了原因了,你还记得亚当吗?”

路西菲尔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傻乎乎的影像:“您的造物,我记得他。”

“就这样,我把你领过去见他,我让你向他鞠躬,你不同意……”

路西菲尔的表情像突然生吞了一百个柠檬:“就因为这个?”

神顿了一下,路西菲尔思考了一下这个停顿的含义,然后他听见神说:“我可以将这个行为当成傲慢的举动……”

这也太牵强了吧,神可别是想逗他,路西菲尔尴尬地想。他不是那种会死撑着不鞠躬的天使,因为这样实在是没什么意义。再说他也不是没干过违心的事,当米迦勒还是小小一团的时候,他也曾违心地夸赞一副画得一塌糊涂的画——难道要他拒绝那双明亮的眼睛吗——而且,别说人类是神的造物,神就是捏了一个陶罐(如果祂真的精神失常捏了),他也会怀着敬仰的心情去看看,毕竟他也是个正常的天使,也有好奇心的。

不存在的,他想,亏他脑补了一大堆理由,又是原则冲突又是儿女情长,都能写一部我与神の爱恨情仇,结果最后定下来的是这么一个原因。

什么默契,不存在的。

“我觉得这个理由非常充分。”神说,“有些时候只要给出简单的过程就可以了,其中的系节会有人补充的。路西菲尔,想象力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物。对了……”祂空茫的双眼看向路西菲尔,“你觉得路西法这个名字怎么样?”

“……可以啊。”路西菲尔干巴巴地说,“显得我年纪大一点。”还很特立独行。

“你需要一些伪装。”神说,“白色和金色是不行了,太天使……纯黑怎么样?你喜欢恶魔们的翅膀吗?或是白骨?”

“……黑色不错,不要角,羽毛就行了。”一定要是羽毛,这是他最后的倔强,“我总不能还叫天使,但恶魔这个称呼我不能接受。”

“堕天使,怎么样?”神问他。

路西菲尔一时间不能确定这只是一个提议还是神的冷笑话,鉴于他一会儿可是真的要从天上掉下去:“……行吧。”

于是关于天使与恶魔漫长斗争中极为关键的一个决定,就这么迅速的结束了。神开始指定之后的一系列计划,挑选需要跟随路西菲尔“堕天”的天使人选。而路西菲尔则在神的殿堂中独自站了很久。

没别的意思,就是缅怀一下他马上就要变色的眼睛,头发和翅膀。

哦,还有他名字里的后缀,他现在要叫路西法了。

莫德雷德×2
在街上遇到了说亚瑟王坏话的人
我已经接受自己是个灵魂画手的事实了……

一个欢乐向(大概)强行死逻辑死剧情ooc的脑洞

一个脑洞,想搞一个时不时会被神♂秘的东♂方♂力♂量(玩家)控制做奇怪的事说奇怪的话的脑壳疼

丧心病狂玩家控(zhe)制(teng)正常人小王子

想到哪写到哪,没有正文,全是脑洞段子,无逻辑,无内涵,ooc,强行膜改剧情,全程串戏,慎入!!!!!!

被控制的脑壳疼比较暴力

玩家翻身做主,搞事拯救世界

感谢买了游戏并给我提供了丰富的素材、颜艺和脏话的基友

看完了别打我,至少不要打脸……





脑壳疼一直觉得自己有病,但他不说。

他经常会被一种奇妙的力量控制,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比如用听不懂的语言骂人,比如整夜不睡出去锻炼,比如吃蔬菜,吃鸟粮。

这个病到他长大的时候变得更严重了。

·结婚前,脑壳疼告别国王
脑壳疼找到尼克斯:你是这个国家的王子还是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
尼克斯:……你是……
脑壳疼:那就听我的,干死我爸后面的那个二五仔,他是反贼,跟帝国搞了py交易。
尼克斯:……哦……
恢复正常的脑壳疼:这种被剧透的感觉……

·基友们发现虽然他们有钱了,脑壳疼还是在不停接任务跑跑跑
露营时黄毛问了一下,被脑壳疼(控制不住)教育了一顿
脑壳疼:钱算什么?钱能当饭吃吗?人被杀就会死的赶紧把等级刷上来!
被壮壮吐槽“以前也没见你那么努力啊现在怎么了?”,脑壳疼在心里流泪,他也不想这样可他控制不住自己记几啊!

·宰相势力突然登场
脑壳疼条件反射:滚一边去别打扰我和好兄弟谈情说爱
宰相:……
基友:……
恢复正常的脑壳疼:……

·伊格尼斯领悟了新菜谱
脑壳疼:妈咱们今晚吃啥?
伊格尼斯:……

·出门做任务,最累的不是打怪,而是陪王子翻山越岭吸水晶
一次黄毛忍不住问“吸这个真的能变强吗?”
脑壳疼十分平静:现在吸的,将来都是要还的。
内心:你怎么又突如其来剧透了一段!!!而且话又不说完我好慌!!

·见王子沉迷郊游,宰相势力再次登场
脑壳疼:你怎么总打扰我郊游?你这人好烦,而且一般长你这样的肯定不是好人,好想现在一个三星核爆7送你上天永绝后患
宰相:上天??郊游??说好的复国??
脑壳疼内心:我能怎么办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也很绝望啊!

·修车的时候脑壳疼会一本正经地近距离盯着妹子的胸看,下一秒恢复正常以头抢地。
眼镜麻麻:儿子精分多半是废了,打一顿不知道能不能好。

·多数时候神秘力量只是控制到他冲到怪物群里为止,好几次菜鸡王子都必须努力激发潜能才能活下去。
“有勇无谋是不行的,陛下。”
“……”你以为我想啊……

·脑壳疼被控制着一路郊游钓鱼,尽管他真的很想早点见露娜看看她还好不好,但那股神秘力量始终不让他在游山玩水打怪之外动一步。
脑壳疼终于忍不住在心里大喊: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见露娜!!
他以为等不来回应,然后他感受到了一个声音。
“你只是短时间见不到她而已。”
“而我,我永远也见不到史黛拉了。”

·“你是不是王家的人。”
“我是呀。”脑壳疼平静.jpg,“生是路西斯王室的人,死是路西斯王室的鬼。”
脑壳疼想,总有一天他要和这个神秘力量同归于尽。

·水神被怼死后,安置好昏迷的妹妹的大舅子接到了一个视频。
“你是对的,大舅子。”
这什么鬼称呼??大舅子听了想薅王子毛,但看到王子一脸憔悴,隐约能看见他身后躺着一堆魔导兵,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都是我的错……”
“我只希望,大舅子,如果你看到了这个视频……永远也别来掺和这事儿!带着露娜快跑!”
王子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愿你们有一个美好的人生。”
这大概是他用从哪里捡来的手机发的,发信人一栏写的是米娅。

·帝国基地,宰相港了:
“你造魔导兵以前都是人吗?你下得去手吗?”
脑壳疼邪魅一笑:
“笑话,丧尸以前也是人,我照样屠城。王者荣耀对面都是人,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五个我杀一团。”
虽然觉得自己很欧欧西,但脑壳疼觉得这样也挺爽的。

·脑壳疼揉着小黄的头毛:没关系,不就是人外吗?就算你是个智障,你也还是我的好基友!
黄毛:……所以在你眼里什么比较可怕??

·脑壳疼摸摸后腰,很好,手枪在。
再摸摸背包,小刀在,炸药也在,子弹充足。
他顿时感觉一股神秘的力量充满了身体,让他在冲进魔导兵堆里的时候忍不住喊了声特别行动小组进入洋馆。

·“萨菲罗斯玩玩人偶梗行,你就算了吧……至少先把胡子剃干净。”

·最终战,脑壳疼打断了叨逼叨的宰相。
千载等待只为此物啊,脑壳疼心想。这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没日没夜升级我都要改名叫不睡觉克特了。赶紧打吧,打完了让我好好睡一觉。
嘴里说的却是:“靠老子几百年前就升好级了,要不是剧情不让老子早就把你按水晶上摩擦了。”

·神秘力量和脑壳疼站在水晶面前。
“所以说水晶到底有什么用?总不能只是个插电池的地方吧。”他在神秘力量的控制下自言自语,“王就是电池吗?田畑到底在干什么……算了,我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

神秘力量静止了一会儿,然后蓄力,一剑插上了水晶,“死女主死女主,又不是育碧死什么女主。”

又一剑,“屏障,魔力,抽取……老子飒漫画毕业这么多年了……”

再来,“讲真你这个剧情,反正我是不要水晶里的永恒,我要的事尘世间的幸福。”

列祖列宗,列祖列宗。脑壳疼麻木地想,我是被控制的,这些都是特技,是假的,你们不要怪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清脆的声响,脑壳疼揉着酸痛的手臂向外看。
天亮了。


没了。

看到这里的都是爸爸,谢谢你们(跪

附加:
在尽情欣赏朝阳之前,脑壳疼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扶被神秘力量把四肢搞脱臼扔在地上的宰相坐了起来,让他也看看这振奋人心的时刻。
不过接上……这个等会儿再说吧。

依旧是起点男主随机搭配的产物,肥肠短,文笔辣鸡,十分诡异的搭配和从头到尾的欧欧西……


以及更加的丧心病狂……




罗兰×叶修


“这么好的城,一把火就烧没了。”


叶修站在城墙上,咬着烟嘴看着脚下燃烧的城池。全系游戏极高的拟真感让他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浪,炙热的空气几乎让他流汗。


但也只是几乎。


叶修明白,就算这火迎面烧他一脸,他能感觉到的热量也和现在差不多,就像他从城墙上跳下去摔地上也不见得比被人拍一下脑袋疼多少一样。荣耀作为一个面向十四岁以上玩家的全系游戏,对于痛觉的限制可是十分严格的。


他无聊地打了个哈欠,随手打开背包面板,查看这次的战利品。


“时代在进步啊……”他一边翻一边低声念叨,“新副本npc的ai可真高……”


“感谢您,冒险者。”


身体的反应的意识快,等到叶修看清楚来的人是谁的时候,他手里的千机伞伞尖已经要跟那人的喉结来个亲密接触了。


叶修缓慢地眨眨眼睛,然后利索地收手,“抱歉啊,没看出来是你。”


黑袍人看上去并不在意他的行为。“这个给你。”他抛给叶修一个巴掌大的水晶小瓶。


叶修随手往口袋里一塞,小瓶在被完全遮蔽住的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背包面板里的一个小小的图像。叶修看着这个长得跟个小姑娘一样的npc笑着说:“您真大方。”


他最后回头看了看燃烧的城市,城中央战斗已经结束了,作为副本核心之一的公爵先生和他的护卫们全都狗带在那里。还能行动的平民在卫兵的指挥下疏散,那些被战斗波及而受伤的人们只能倒在路边。一路上争吵声不绝于耳。


叶修闭着眼睛揉揉太阳穴,“哎,我说,你这样好吗?”他吊儿郎当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罗兰的耳朵里,“我不怎么懂你的理论,不过要是求个结果,比这好的方法有的是。”他看着下面跑来跑去的人们感慨道,“好好的城这么烧了,重新搞都不知道要搞到多久。”


罗兰心说我有什么办法就是有人喜欢这种剧本。但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认真回答这个他还算有好感的流浪冒险者:“一切都将在灰烬中重生。”


“真心的?”叶修笑着瞟了一眼罗兰,又在罗兰看他之前扭过头装什么都没发生,“那可真是中二之气凌云霄啊。”


“再见了。”他把千机伞往肩上一扛,冲罗兰挥挥手,“你早点走吧。”


罗兰点点头。叶修只看见他往城外一跳,“哎哎你往哪儿走呐?”结果跑城墙边一看,外面还是该乱的乱,罗兰连人影都没有了。


叶修忍不住摇头。他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嘴里唱着从哪个吟游诗人npc那里听来的歌。唱到一半他又打了个哈欠,人年纪大了就容易毛病多,昨晚熬夜太久,今天上线玩游戏都犯困,他得赶紧下线补个觉。


“革命的火燃烧着,

我穿过黄昏的荒漠,

鲜血染红了星空,

我在等你,你在哪……”


他消失在一片蓝色的闪光中。


重温了之前看的一本书,当时觉得没啥,现在看差点被恶心死。这个作者,我宁愿他把所有女性角色都定位成胸大无脑也别按自己的想象瞎几把乱写。他几乎能把所有女性角色都写得异常糟糕,说好听点是无理取闹又没礼貌,说难听点就是做作恶心而且婊。然后还要写得文艺又感性……

(我卡布达巨人一铲子掘了你【哔】的坟.jpg)

我不明白作者是不是真的好这口,反正我是觉得女性角色全都莫名其妙,特别是男主身边的一个女性长辈,我都不提她作为一个有良好教养的女性见合作对象第一面开口就问人家是不是处男这事,就说她为了促进男女主感情,设计了一场车祸。

还是在沙漠里翻车。

沙漠里。

翻车。

(你该不会是傻子吧.jpg)

你说你为了促进男主和妹子的感情设计车祸是几个意思?而且那里是沙漠啊沙漠!我就寻思她到底明不明白那里面坐着的两个人一个是世界的财富一个是她亲戚,还百分之七十五的逃脱几率,才七成半,隔壁玄幻区男主金丹以下有金手指的都不敢单独玩这手啊!看得我大写的服!

(你这是要犯罪啊.jpg)

反正最后收获摔变形的悍马一辆,手臂骨折的男主一个。

(场面一度惨不忍睹.jpg)

关键是然后男主就像不知道这事一样跟妹子你侬我侬,丝毫不在乎自己被人阴了都骨折了。讲真这真是我三年来看过的最和善的男主,布兰多都打过德尔菲恩啊,大兄弟你的精神值得敬佩!

其余种种不足为道,像什么小三上位,什么漂洋过海打分手炮,什么配角逻辑感人……

我现在就想知道要是当时男主卡着的是脑子,直接死了,那妹子要不要负刑事责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抽到贞德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贞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贞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来给我剧透一下琥珀的结局……

起点男主随机搭配的产物,短,十分诡异的搭配和从头到尾的欧欧西……


丧心病狂……


秦然×郑叹


“认真点,”秦然轻轻碰了碰郑叹,“开始了。”


郑叹扭过头,正好看见黑发褐肤的异教徒少女们在悬崖上排成了一排。她们头上半透明的白纱被用金饰固定住,白色的布料只能勉强裹住她们丰满的胸部,往下是纤细的腰肢,同色的纱裙层层叠叠地垂到地上。她们在音乐声中起舞,裙摆的下摆随着舞蹈的动作翻滚起伏,露出小巧的双足和带着嵌着铃铛的金环的脚踝。


郑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为了找这群异教徒他都有一个多月没睡过好觉了。他又看了一会儿,见黑发褐肤的少女们没有停下的意思,郑叹不着痕迹地瞟了一眼秦然,传说中的告死鸦——还是告死鸟来着他不记得了——撑着脑袋看得兴致勃勃,于是他悄悄地闭上眼睛,打算趁秦然不注意眯的时候一会儿。


反正这个人那么流弊,交给他好了。


结果还没睡着就被人揪起来了。“警惕点。”秦然捏了捏郑叹的耳朵,“你现在的状态来个小姑娘都能捅死你……看我干什么,我说的是事实。”


郑叹不高兴地扯了扯耳朵。他从秦然的手里逃出来,三两下窜上了他的肩膀,像只乖巧的宠物猫一样伸长脖子,忍着恶心肉麻地用脑袋蹭着秦然的侧脸。秦然也像任何一个宠爱着自己的小东西的主人一样搔着郑叹的下巴,他侧头去贴郑叹的耳朵,小声地为他重复着一会儿的任务,“我一会儿会去石碑那里。”他说,“那上面写着‘只有鲜血才能打开门’,我怀疑他们会用我这样‘宾客’的血来搞一搞大新闻……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说的那个焦老师真的在山洞里?”


郑叹朝他翻了个白眼,心说你当我的后台会给我提供不靠谱的地理位置?


看他这样,秦然心里有了个底,“那就行。”他笑着说,“一会儿我上去了之后你就去山洞看看,我怀疑她们留在山洞里的人并不是为了这一次‘献祭’,如果真的是这样,你或许能把你的主人放出来。小心点,特别是要是发现关人的地方的高科技产品你就出来。”


“别主人主人的。”郑叹跳到秦然的腿上,两只前爪在他的手机上啪啪啪按个不停,“听着恶心。而且放出来之后呢?外面这么多人,我要是把人放出来了一出洞门我们就得被她们连人带猫的逮起来。”


“放心。”秦然看着游戏系统判定舞女们的精神干扰对他无效的通知,微笑着说,“不会有这种情况。”


“如果没什么意外,你出来的时候这里只会有两个人。”对比着一会儿要留下来套话的目标,秦然小声地提醒郑叹,“你该走了。”


郑叹扯扯耳朵,赶紧把脑子里R18G的场面赶出去。


AU,欧欧西,cp大概是c73。


全是瞎扯,没逻辑。


慎。


01


“那么……我们是要去干什么呢?”


我紧张地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今天是我从被抓起来后第一次从地牢里出来,没有传闻中的审判,也没有什么嘲笑或者咒骂,甚至没人来告诉我们我们到底要干什么——带我们出来的教会骑士们比他们身上的铠甲还要沉默,至少铠甲还会发出几声摩擦碰撞的声音。


于是我们——一群女巫、术士,一些各种意义上的变态,畸形人,还有一个杀人犯——我们这群被从世俗法庭上抢下来的罪人站成一个方队,在骑士们的监视下走向一片森林。


说起来可能有点不可思议,我并不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愤怒。我仍然认为人要为自己的罪负责,就像我仍然爱着主并且觉得主也爱着我一样。我不畏惧我将面对的,只有应有的责罚才能让我的灵魂获得安宁,但我好奇。


被我询问的骑士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他高大而英俊,脸上带着一种孩子一样年轻的神情。他笑起来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坚固的仿佛能咬碎大理石,“这你就不要问了。”他说。他的声音不算小,但周围的骑士没有一个人阻止他,“到时候我们会说的。不过我可以先告诉你,我们要去一趟圣人的居所。”


我注意到我身边的畸形儿在这位骑士说话的时候瑟缩了一下,我在他露在袍子外面的手臂上看到了一些溅上去的血液,我性格古怪的同行者们都垂着头沉默不语,看来在我还待在地牢里的时候发生了不少事情。


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太阳已经要下山了。这期间我们休息了两次,骑士们为我们提供了一些面包和葡萄酒。现在我看到了圣人的居所,那是一个用骨头搭建起来的小房子,不大,但很干净。唯一有些奇怪的是它的地理位置,它在一块被湖水包围的圆形土地中央,这之上没有一棵树,一株草或是一朵花,它脚下的泥土也是黑色的。


“我们到了。”先前的骑士说,“可以开始了吗?”


屋子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然后一个人推开门走了出来。那是个有着褐色皮肤和黑色头发的男人,五官深邃却柔和,蓝眼睛里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微笑,只是声音很冷淡,“可以了。”


我的同行者们中的一个男人突然崩溃地大吼起来,他坐在地上无助地哭泣着,仿佛他脆弱的不曾伤害任何一个无辜的孩童。我来不及观察他的表情,太阳落山了,最后一丝光芒也消失不见,天彻底黑了。


我想我仍然没有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大概几秒前,骑士们点燃的火把突然全部熄灭了。然后我的同行者们相继发出了惨叫,但造成这些的并不是那些骑士们——我用了点小把戏让我更能适应黑暗,然后我看见远处的一位年轻的骑士被黑暗吞没了,字面上的意思,一块黑色的云雾状的……东西把他吞了下去,几秒后,我听到了他的尖叫。


看起来这并不只是我们的敌人。


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我的周围除了黑发褐肤的圣人外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黑暗没有怜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我一度认为我即将死在这里,直到那位我熟悉的骑士重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该……先生,我们需要您。”他对我身边的圣人说。


我们的圣人点点头,他沉默着走向黑暗消失了。


“等——”我惊慌地拉住那位骑士的胳膊,“那个东西,让他去——”


“不用担心。”骑士先生把我的手拉开,“他被称为圣人总归有他的道理,倒是咱们应该躲远点。”


“可是我,”我忍不住问了出来,“我是来干什么的?我们对于你们来说算是什么?这个……怪物又是什么。”


骑士没有回答我一连串的问题。他拽着我的胳膊拖着我往前走,我有些懊恼,却又明白自己没什么询问的立场。


远处传来了一阵令人心悸的杂音,似乎还有一些人类的低语,高大的骑士紧紧地扶住我的后脑,阻止我向后看。我们跌跌撞撞地穿过黑暗的森林,又一次来到了白骨小屋。


走近一点的时候,我看到了两个站在小屋门口前的男人。其中的一个神父打扮的男人神情肃穆,他一只手拿着一支笔和一张羊皮卷,另一只手举着火把。另一个戴着白色礼帽的男人横抱着之前在森林中消失的圣人,他的头发有点乱,白色的袍子上有很多被划破的痕迹,但皮肤上没有伤口。他像是睡着了,我们的到来并没有惊扰到他。


“你回来了,军团长。”光头的神父向骑士点头示意,“关于这次的行动,我觉得您做的很不妥当——您的队伍里的大部分人,他们刚从监狱出来,而且没有武器,没有受过训练又无法发挥各自的优势,这样的人对队伍的危害是极大的……”


“好了好了。”骑士大笑着打断了他,“结果是好的不就好了,别这么严肃嘛Gears神父。看看我带回了什么。”


说着他把我往前推了一把,“挺机灵的,很有天赋。”


我不是很喜欢他这样说我,但好奇压过了不悦,我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忍不住开始思考我的未来。


“挺不错。”戴白帽子的男人说。我看不见他的脸,但能感觉到一双金棕色的眼睛在盯着我,“黑巫师?”


“是的,大人。”我低下头说。


“会巫术?能召唤恶魔吗?”


我听得出他调侃的意思,但奇怪的是我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反驳他:“会一点,召唤恶魔对我来说太遥远了。”


他哼哼了两声,我感觉他在笑。


“……先生,”我迟疑了一会儿,“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神父和骑士聚到一起商量着什么事情,戴白礼帽的男人看了一眼怀里仍在昏迷中的圣人:“你要做的事情很多。”


“但是大人,我应有的惩罚——”我有点着急。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恍然大悟地说道:“哦,那个啊……”


我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一群鸟从林中飞起,群鸟的振翅声中,我看见男人的嘴唇一张一合。我突然无比恐慌,又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种源于内心的平静。


神父的火把不知道因为什么掉在了地上,森林又重归黑暗,仿佛日出永远不会到来。


有一个和以前的朋友长得很像的同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知乎体,原创人物视角,短,应该算是AU,私设众多,没有逻辑,千万别较真。

博雅,可爱。

【有一个和以前的朋友长得很像的同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不是房屋中介

66666 人赞同

即使我死了,被钉在棺材里,也要用腐朽的声音喊出:源氏!开你哥的大!!

另外是谁邀请我的!谢谢邀请啊!来不来单挑啊!!

————————————————————————

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我就说说。

我小的时候家里困难,为了养活妹妹干过很多活,还去别的国家干过一段时间,期间遇到了很多有意思的同事。后来辞职回了老家发展,找了个轻松的活,遇到了现在的……也不能算是同事,应该说是关系不错的同行。

暂时就叫那位源氏吧。我很喜欢他的性格,没有工作的时候一起喝酒赏月听他吹笛子也挺开心的,但重点是他太像我之前的同事里的一对兄弟了,没错,是兄弟。

我不是说他长得像,事实上我在以前的公司干了这么多年都没觉得那对兄弟长得像过。我现在的这个同事的很多地方都太tm像那两个人了,像什么同样的国家啊,同样射箭啊,用刀啊,地位都比较显赫啊之类。他是武士,也用刀,天知道我第一次看到他拔刀的时候差点没控制住大吼一声“有基佬开我裤链!”出来。

而且主要是他和那对兄弟里的弟弟一样,都是“源氏”。

不过有一个很微妙的地方在于虽然他的名字和弟弟一样,但无论是衣着还是武器都很像哥哥,所以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不知道该喊什么(技能喊话是大招的一部分不爽憋着!)。导致我每次在前线都忍不住思考接下来我到底要在脑內剧场里喊有基佬呢还是刘尕哇呢,还是直接脑补弟弟开哥哥大招?结果好几次都因为分心差点死在前线,当然最后基本上都是被源氏救了。

幸亏他不在战场吹笛子,不然我还要在脑内剧场加上一句哦,在这停顿。

另外我还有个女同行,她有一个技能,起手像我以前的一个女同事,效果像我另外一个女同事。

匿了。虽然懂的人基本上都明白是谁了,但还请大家不要告诉当事人,我很喜欢他,还想和他继续发展呢。

另外,邀请我的那个人,别让我找到你!

发布于 0000-00-00 添加评论 感谢 更多 • 作者保留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