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一周圣书沙雕
希望单词顺序没有放错

太魔幻了……我今天上班被打了……打了……而问题是我根本就没看到打我的那个人,独留我一个人懵逼在一群来领工资的老年人里……
无锡的老年人,真的……
那人手劲是真的大,我牙都疼了……
(然后听说领导要批我假期了,立刻就不疼了(

每次看永夜君王的男主的时候,我都,控制不住地想起恶魔姐姐千夜的女主……就没人吐槽这个吗?!我当初还特地去确认了一下!男主可是和本子女主一个名字啊!
讲真我真的好想把他俩换一下,黑暗种族和妩媚又污秽的黑山羊之母,孤独少年和另一个孤独少年……

我翅膀是染的(01)

一个路西法堕天是去钓鱼执法的设定。我流神注意!!!!无脑甜ooc注意!!!!

一个还很年轻,很温柔的路,一个更年轻而且甜的米,一个很emm的神。


“您开玩笑呢?”

路西菲尔目瞪口呆,他试图从神的脸上看出一点祂在看玩笑的意思,但神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

“我没有,路西菲尔。恶魔们统治了下界无数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远不如它们深刻。”神的声音温柔慈爱,“或许你和你的同胞们有强大的力量,但很多天使并没有与之相配的经验。所以……”

“所以你让我假装叛变,跟他们混成一团然后从内部击溃他们?”路西菲尔深吸了一口气,“……请告诉我这只是您无数奇思妙想中的一个好吗?”

神终于笑了出来。路西菲尔很少见到祂这么笑,在他漫长的生命里,神像这样纯粹因为愉悦而笑只有过两次:“我是认真的,路西菲尔,你的意愿又是什么呢?”

他斟酌着言辞,“我还是……暂时无法接受。”他说,“恕我直言——这太荒谬了,我是您的副君,是离您最近的存在,如果我要背弃您,我要以什么理由离开您呢?”

“我以为你会拒绝这个提议呢。”神说。

路西菲尔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我认为我们都明白为什么是我来做这件事情,您觉得呢?”

他当然能明白神的意思,这是他们多年来的默契。

“就是这样。”神温和地说,“你看,我已经想好了原因了,你还记得亚当吗?”

路西菲尔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傻乎乎的影像:“您的造物,我记得他。”

“就这样,我把你领过去见他,我让你向他鞠躬,你不同意……”

路西菲尔的表情像突然生吞了一百个柠檬:“就因为这个?”

神顿了一下,路西菲尔思考了一下这个停顿的含义,然后他听见神说:“我可以将这个行为当成傲慢的举动……”

这也太牵强了吧,神可别是想逗他,路西菲尔尴尬地想。他不是那种会死撑着不鞠躬的天使,因为这样实在是没什么意义。再说他也不是没干过违心的事,当米迦勒还是小小一团的时候,他也曾违心地夸赞一副画得一塌糊涂的画——难道要他拒绝那双明亮的眼睛吗——而且,别说人类是神的造物,神就是捏了一个陶罐(如果祂真的精神失常捏了),他也会怀着敬仰的心情去看看,毕竟他也是个正常的天使,也有好奇心的。

不存在的,他想,亏他脑补了一大堆理由,又是原则冲突又是儿女情长,都能写一部我与神の爱恨情仇,结果最后定下来的是这么一个原因。

什么默契,不存在的。

“我觉得这个理由非常充分。”神说,“有些时候只要给出简单的过程就可以了,其中的系节会有人补充的。路西菲尔,想象力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物。对了……”祂空茫的双眼看向路西菲尔,“你觉得路西法这个名字怎么样?”

“……可以啊。”路西菲尔干巴巴地说,“显得我年纪大一点。”还很特立独行。

“你需要一些伪装。”神说,“白色和金色是不行了,太天使……纯黑怎么样?你喜欢恶魔们的翅膀吗?或是白骨?”

“……黑色不错,不要角,羽毛就行了。”一定要是羽毛,这是他最后的倔强,“我总不能还叫天使,但恶魔这个称呼我不能接受。”

“堕天使,怎么样?”神问他。

路西菲尔一时间不能确定这只是一个提议还是神的冷笑话,鉴于他一会儿可是真的要从天上掉下去:“……行吧。”

于是关于天使与恶魔漫长斗争中极为关键的一个决定,就这么迅速的结束了。神开始指定之后的一系列计划,挑选需要跟随路西菲尔“堕天”的天使人选。而路西菲尔则在神的殿堂中独自站了很久。

没别的意思,就是缅怀一下他马上就要变色的眼睛,头发和翅膀。

哦,还有他名字里的后缀,他现在要叫路西法了。

莫德雷德×2
在街上遇到了说亚瑟王坏话的人
我已经接受自己是个灵魂画手的事实了……

一个欢乐向(大概)强行死逻辑死剧情ooc的脑洞

一个脑洞,想搞一个时不时会被神♂秘的东♂方♂力♂量(玩家)控制做奇怪的事说奇怪的话的脑壳疼

丧心病狂玩家控(zhe)制(teng)正常人小王子

想到哪写到哪,没有正文,全是脑洞段子,无逻辑,无内涵,ooc,强行膜改剧情,全程串戏,慎入!!!!!!

被控制的脑壳疼比较暴力

玩家翻身做主,搞事拯救世界

感谢买了游戏并给我提供了丰富的素材、颜艺和脏话的基友

看完了别打我,至少不要打脸……





脑壳疼一直觉得自己有病,但他不说。

他经常会被一种奇妙的力量控制,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比如用听不懂的语言骂人,比如整夜不睡出去锻炼,比如吃蔬菜,吃鸟粮。

这个病到他长大的时候变得更严重了。

·结婚前,脑壳疼告别国王
脑壳疼找到尼克斯:你是这个国家的王子还是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
尼克斯:……你是……
脑壳疼:那就听我的,干死我爸后面的那个二五仔,他是反贼,跟帝国搞了py交易。
尼克斯:……哦……
恢复正常的脑壳疼:这种被剧透的感觉……

·基友们发现虽然他们有钱了,脑壳疼还是在不停接任务跑跑跑
露营时黄毛问了一下,被脑壳疼(控制不住)教育了一顿
脑壳疼:钱算什么?钱能当饭吃吗?人被杀就会死的赶紧把等级刷上来!
被壮壮吐槽“以前也没见你那么努力啊现在怎么了?”,脑壳疼在心里流泪,他也不想这样可他控制不住自己记几啊!

·宰相势力突然登场
脑壳疼条件反射:滚一边去别打扰我和好兄弟谈情说爱
宰相:……
基友:……
恢复正常的脑壳疼:……

·伊格尼斯领悟了新菜谱
脑壳疼:妈咱们今晚吃啥?
伊格尼斯:……

·出门做任务,最累的不是打怪,而是陪王子翻山越岭吸水晶
一次黄毛忍不住问“吸这个真的能变强吗?”
脑壳疼十分平静:现在吸的,将来都是要还的。
内心:你怎么又突如其来剧透了一段!!!而且话又不说完我好慌!!

·见王子沉迷郊游,宰相势力再次登场
脑壳疼:你怎么总打扰我郊游?你这人好烦,而且一般长你这样的肯定不是好人,好想现在一个三星核爆7送你上天永绝后患
宰相:上天??郊游??说好的复国??
脑壳疼内心:我能怎么办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也很绝望啊!

·修车的时候脑壳疼会一本正经地近距离盯着妹子的胸看,下一秒恢复正常以头抢地。
眼镜麻麻:儿子精分多半是废了,打一顿不知道能不能好。

·多数时候神秘力量只是控制到他冲到怪物群里为止,好几次菜鸡王子都必须努力激发潜能才能活下去。
“有勇无谋是不行的,陛下。”
“……”你以为我想啊……

·脑壳疼被控制着一路郊游钓鱼,尽管他真的很想早点见露娜看看她还好不好,但那股神秘力量始终不让他在游山玩水打怪之外动一步。
脑壳疼终于忍不住在心里大喊: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见露娜!!
他以为等不来回应,然后他感受到了一个声音。
“你只是短时间见不到她而已。”
“而我,我永远也见不到史黛拉了。”

·“你是不是王家的人。”
“我是呀。”脑壳疼平静.jpg,“生是路西斯王室的人,死是路西斯王室的鬼。”
脑壳疼想,总有一天他要和这个神秘力量同归于尽。

·水神被怼死后,安置好昏迷的妹妹的大舅子接到了一个视频。
“你是对的,大舅子。”
这什么鬼称呼??大舅子听了想薅王子毛,但看到王子一脸憔悴,隐约能看见他身后躺着一堆魔导兵,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都是我的错……”
“我只希望,大舅子,如果你看到了这个视频……永远也别来掺和这事儿!带着露娜快跑!”
王子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愿你们有一个美好的人生。”
这大概是他用从哪里捡来的手机发的,发信人一栏写的是米娅。

·帝国基地,宰相港了:
“你造魔导兵以前都是人吗?你下得去手吗?”
脑壳疼邪魅一笑:
“笑话,丧尸以前也是人,我照样屠城。王者荣耀对面都是人,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五个我杀一团。”
虽然觉得自己很欧欧西,但脑壳疼觉得这样也挺爽的。

·脑壳疼揉着小黄的头毛:没关系,不就是人外吗?就算你是个智障,你也还是我的好基友!
黄毛:……所以在你眼里什么比较可怕??

·脑壳疼摸摸后腰,很好,手枪在。
再摸摸背包,小刀在,炸药也在,子弹充足。
他顿时感觉一股神秘的力量充满了身体,让他在冲进魔导兵堆里的时候忍不住喊了声特别行动小组进入洋馆。

·“萨菲罗斯玩玩人偶梗行,你就算了吧……至少先把胡子剃干净。”

·最终战,脑壳疼打断了叨逼叨的宰相。
千载等待只为此物啊,脑壳疼心想。这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没日没夜升级我都要改名叫不睡觉克特了。赶紧打吧,打完了让我好好睡一觉。
嘴里说的却是:“靠老子几百年前就升好级了,要不是剧情不让老子早就把你按水晶上摩擦了。”

·神秘力量和脑壳疼站在水晶面前。
“所以说水晶到底有什么用?总不能只是个插电池的地方吧。”他在神秘力量的控制下自言自语,“王就是电池吗?田畑到底在干什么……算了,我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

神秘力量静止了一会儿,然后蓄力,一剑插上了水晶,“死女主死女主,又不是育碧死什么女主。”

又一剑,“屏障,魔力,抽取……老子飒漫画毕业这么多年了……”

再来,“讲真你这个剧情,反正我是不要水晶里的永恒,我要的事尘世间的幸福。”

列祖列宗,列祖列宗。脑壳疼麻木地想,我是被控制的,这些都是特技,是假的,你们不要怪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清脆的声响,脑壳疼揉着酸痛的手臂向外看。
天亮了。


没了。

看到这里的都是爸爸,谢谢你们(跪

附加:
在尽情欣赏朝阳之前,脑壳疼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扶被神秘力量把四肢搞脱臼扔在地上的宰相坐了起来,让他也看看这振奋人心的时刻。
不过接上……这个等会儿再说吧。

依旧是起点男主随机搭配的产物,肥肠短,文笔辣鸡,十分诡异的搭配和从头到尾的欧欧西……


以及更加的丧心病狂……




罗兰×叶修


“这么好的城,一把火就烧没了。”


叶修站在城墙上,咬着烟嘴看着脚下燃烧的城池。全系游戏极高的拟真感让他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浪,炙热的空气几乎让他流汗。


但也只是几乎。


叶修明白,就算这火迎面烧他一脸,他能感觉到的热量也和现在差不多,就像他从城墙上跳下去摔地上也不见得比被人拍一下脑袋疼多少一样。荣耀作为一个面向十四岁以上玩家的全系游戏,对于痛觉的限制可是十分严格的。


他无聊地打了个哈欠,随手打开背包面板,查看这次的战利品。


“时代在进步啊……”他一边翻一边低声念叨,“新副本npc的ai可真高……”


“感谢您,冒险者。”


身体的反应的意识快,等到叶修看清楚来的人是谁的时候,他手里的千机伞伞尖已经要跟那人的喉结来个亲密接触了。


叶修缓慢地眨眨眼睛,然后利索地收手,“抱歉啊,没看出来是你。”


黑袍人看上去并不在意他的行为。“这个给你。”他抛给叶修一个巴掌大的水晶小瓶。


叶修随手往口袋里一塞,小瓶在被完全遮蔽住的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背包面板里的一个小小的图像。叶修看着这个长得跟个小姑娘一样的npc笑着说:“您真大方。”


他最后回头看了看燃烧的城市,城中央战斗已经结束了,作为副本核心之一的公爵先生和他的护卫们全都狗带在那里。还能行动的平民在卫兵的指挥下疏散,那些被战斗波及而受伤的人们只能倒在路边。一路上争吵声不绝于耳。


叶修闭着眼睛揉揉太阳穴,“哎,我说,你这样好吗?”他吊儿郎当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罗兰的耳朵里,“我不怎么懂你的理论,不过要是求个结果,比这好的方法有的是。”他看着下面跑来跑去的人们感慨道,“好好的城这么烧了,重新搞都不知道要搞到多久。”


罗兰心说我有什么办法就是有人喜欢这种剧本。但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认真回答这个他还算有好感的流浪冒险者:“一切都将在灰烬中重生。”


“真心的?”叶修笑着瞟了一眼罗兰,又在罗兰看他之前扭过头装什么都没发生,“那可真是中二之气凌云霄啊。”


“再见了。”他把千机伞往肩上一扛,冲罗兰挥挥手,“你早点走吧。”


罗兰点点头。叶修只看见他往城外一跳,“哎哎你往哪儿走呐?”结果跑城墙边一看,外面还是该乱的乱,罗兰连人影都没有了。


叶修忍不住摇头。他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嘴里唱着从哪个吟游诗人npc那里听来的歌。唱到一半他又打了个哈欠,人年纪大了就容易毛病多,昨晚熬夜太久,今天上线玩游戏都犯困,他得赶紧下线补个觉。


“革命的火燃烧着,

我穿过黄昏的荒漠,

鲜血染红了星空,

我在等你,你在哪……”


他消失在一片蓝色的闪光中。


重温了之前看的一本书,当时觉得没啥,现在看差点被恶心死。这个作者,我宁愿他把所有女性角色都定位成胸大无脑也别按自己的想象瞎几把乱写。他几乎能把所有女性角色都写得异常糟糕,说好听点是无理取闹又没礼貌,说难听点就是做作恶心而且婊。然后还要写得文艺又感性……

(我卡布达巨人一铲子掘了你【哔】的坟.jpg)

我不明白作者是不是真的好这口,反正我是觉得女性角色全都莫名其妙,特别是男主身边的一个女性长辈,我都不提她作为一个有良好教养的女性见合作对象第一面开口就问人家是不是处男这事,就说她为了促进男女主感情,设计了一场车祸。

还是在沙漠里翻车。

沙漠里。

翻车。

(你该不会是傻子吧.jpg)

你说你为了促进男主和妹子的感情设计车祸是几个意思?而且那里是沙漠啊沙漠!我就寻思她到底明不明白那里面坐着的两个人一个是世界的财富一个是她亲戚,还百分之七十五的逃脱几率,才七成半,隔壁玄幻区男主金丹以下有金手指的都不敢单独玩这手啊!看得我大写的服!

(你这是要犯罪啊.jpg)

反正最后收获摔变形的悍马一辆,手臂骨折的男主一个。

(场面一度惨不忍睹.jpg)

关键是然后男主就像不知道这事一样跟妹子你侬我侬,丝毫不在乎自己被人阴了都骨折了。讲真这真是我三年来看过的最和善的男主,布兰多都打过德尔菲恩啊,大兄弟你的精神值得敬佩!

其余种种不足为道,像什么小三上位,什么漂洋过海打分手炮,什么配角逻辑感人……

我现在就想知道要是当时男主卡着的是脑子,直接死了,那妹子要不要负刑事责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抽到贞德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贞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贞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谁来给我剧透一下琥珀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