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中秋一发

一些小段子,全是妄想,全是脑洞,全是私设,全是天雷滚滚ooc!!!!!

夹杂大量私(e)心(yi)注意,补上了回猫和一点物种转换的私设,轻拍……

旁友们中秋节快乐!!!我爱你们!!!!(比心

巧克力香辣牛肉馅的月饼!好吃!

【中(二声)】(文学是没有界限的)

布兰多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才发现梅菲斯特正倚在窗边看月亮。蓝色的月亮,远方的树林,安静的长廊和窗边抱着剑的银发大叔构成了绝对能在文艺杂志上大获好评的画面。布兰多看看自己沾满了面粉的衣服,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老师。”

梅菲斯特承认他回头看到布兰多的时候被小小的吓了一跳。他的学生,托尼格尔的领主的身上沾满了白色的粉末,正托着一个盘子朝他走开。他一时间猜不到布兰多想干什么,只好保持着面无表情问到:“怎么了。”

布兰多把盘子往他面前凑了凑:“你尝尝这个。”

梅菲斯特借着月光看清了盘子上的东西,似乎是一种点心,被做成圆形。他看着布兰多期待的眼神,拿起一块咬了一口。

红酒的味道在舌头上蔓延开,带着一点巧克力的味道,梅菲斯特三两口解决了剩下的点心,然后平静地看着布兰多。

那表情大概是“这是什么?”的意思。

“月饼。”看出来梅菲斯特吃的肯定是正常口味,布兰多有点小小的失望。他内心阴暗地想看看天然呆灰剑圣吃巧克力香辣牛肉味月饼的样子,但灰剑圣的运气显然很好。

为了这一天他策划了很久,总算在晚上找到了时间,避开众人溜到了厨房。如今的托尼格尔已经不是那个物资匮乏的小地方了,食材自然也相当丰富,足够他在完成了普通口味的之后再尝试一下黑暗料理。想到那些精心准备的猎奇口味,布兰多跃跃欲试:“再来一块?”

灰剑圣点点头。他又随便挑了一个,这次大概是香蕉口味。从咬下去的时候梅菲斯特就猜到这可能是布兰多自己做的,他的这位学生总是喜欢捣鼓一些奇怪的东西,如果被那位幕僚小姐看到了肯定又是一顿责备。说实话,布兰多的技术并不是很优秀,梅菲斯特能吃出一些细小的,估计是没被搅拌开的颗粒。但他并不是过分追求口腹上的满足的人,而且布兰多的眼神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如果他不吃他就会变成向流浪的小狗开领域的恶棍一样。

看起来又是正常的口味。布兰多看向窗外,蓝色的月亮很美,但他还是更喜欢黄色的圆圆的月亮,这会让他想起他的故乡。他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梅菲斯特,这位天然呆灰剑圣说不定也会在这种时候想念自己的故乡吧……结合他被灭国的遭遇真是怎么想怎么惨。布兰多决定说点什么,于是他开口:

“今夜月色真美啊。”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他迅速地瞟了一眼梅菲斯特,中年人依旧是面朝窗外一脸经典的出厂设置表情。他松了口气,又嘲笑自己想太多,世界不同怎么可能有一样的梗嘛。布兰多看了看时间,打算道个晚安后回去睡觉。

就在他准备告别的时候,灰剑圣突然抬起头,布兰多无法说清他是怎么从那张天然呆的脸上看出困惑来的,他只清楚地听见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我也爱你。”


【秋】(另一个走向)

被关在这里太久,在长期的无所事事中,他的作息时间早就被完全被打乱了。

他睡够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随便披了条毯子,他走到落地窗旁看着这个城市。日历上的日期和下面行人的穿着告诉他现在已经是秋天,但在这个四季恒温的房间里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他又看向更远处的公园,那里已经被人重新规划,建得很漂亮,大片的枫叶在路灯的映照下发着红光,再远一点的地方有几棵枇杷树,听说也能结果,就是小了点。公园里隐约能看到有人在下棋,也有父母带着孩子玩耍。比起之前,这个公园已经变得十分热闹了。

“觉得怎么样?”熟悉的声音响起,有人从背后抱住了他。

“很不错。”他叹了口气。


【节】(物种换了,换了)

“焦老师!我回来了!”

郑叹进门时大吼了一声,顺脚踹上了门——直接砸到了将军的脸。

“卧槽黑炭你谋杀!”将军揉着鼻梁哀嚎着,“我英俊的脸啊!”

“滚滚滚滚滚!”郑叹头都没回,没理将军装模作样的哀嚎。他把手里的两袋子零食往桌子上一放,偏头往客厅看,焦老师趴在木质茶几上盯着摊开的书,勾了勾焦黄色的尾巴示意它知道了。再往里瞅,焦太太和小柚子窝在沙发上郑叹用自己外套做的窝里互相舔毛,焦远在地上哼哧哼哧地往上爬,眼看就要爬到窝里去,郑叹几步窜过去一把就把焦远拎起来碰到了沙发的另一头。小猫爬起来委屈地哼唧了几声,“怎么,你还委屈上了?”郑叹哼了一声,“爬人家小姑娘的窝你也好意思。”

可是我想和妹妹玩啊……焦远委屈地扯了扯耳朵,它朝父母看去,焦爸爸头都没抬,而焦妈妈也继续给小柚子舔毛,它只能在沙发的一角团起来嘤嘤嘤。

“猫奴!”阿黄窜到郑叹旁边好奇地盯着四只猫,“郑叹你刚才和它们说话的样子仿佛是个智障。”

“哎,我看也是。”警长出生赞同。他和将军换好了鞋之后就坐到了沙发上,将军还把角落里的焦远拎起来放在手里玩它的耳朵。郑叹一看就来气:“将军你干啥?糊我猫脸你真当自己自家人啊。”

“我不糊你猫脸还糊你猫脸?”将军充分地发挥了他八国语言精通的优势,手上也揉个不停。突然警长怼了他一下,“你注意点,人家爸妈看着呢。”

将军一抬头,得,茶几上的焦老师也不看书了,抬头安静地看着他,焦妈妈也直勾勾地盯着他。他到底还是做不出当着人家爸妈的面欺负孩子的事儿,只能讪讪地放开了焦远。焦远看见自己被松开了,嗖地一下窜到了焦妈妈面前求安慰。焦妈妈也温柔地给他顺毛。郑叹把月饼放在桌角示意他们来吃,也不忘损一下将军,“你看看你,到底还是没我家焦老师厉害。”

“你没发现你这是在侧面说明自己的魄力不如一只猫吗?”警长吐槽,“黑炭你长点心吧。”

郑叹一个月饼扔向警长,被将军半路截住,撕开包装就往嘴里塞,“梅干菜扣肉馅。”他说,顺便拍了拍警长的肩膀,“好兄弟。”

郑叹懒得跟他们烦,他把在他家这里瞅瞅那里瞅瞅的阿黄揪回来按在沙发上,然后把电视打开看晚会。四个人就这么边吃月饼边评价女主播的身材,期间将军还神情献唱了一首明月几时有。焦家四猫也吃着被切成小块的月饼,警长看到焦老师面无表情地吃下巧克力香辣牛肉味月饼的时候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

“哎,你们说。”阿黄突然开口,他两手捧着啤酒瓶朝其他人看,“中秋佳节,咱们四个单身狗在这里看中秋歌会,感觉好凄凉啊。”

“你还有脸提?”警长反手一个月饼砸到他脸上,“是谁性冷淡还去钓妹子结果被轰出酒吧的?我们仗义陪你你还嘚瑟上了?”

眼瞅着两个人要打起来,将军在一旁撑着脑袋看热闹,郑叹扭过头假装没看见。焦远和小柚子已经团在他腿上打瞌睡了,他看着窗外的月亮,手里撸着猫,听着基友吵吵闹闹,突然有种人生圆满了的感觉。

当然要是再来一个大波妹就更好了,他想。





附加物种转换设定,全是私设,轻拍。

郑叹

·肥肠年轻的副教授,有真才实学的那种。

·虽然看上去像从武当山下来的,但的确是搞生命科学的。

·浪子回头的富二代,以前是有名的混混,因为什么浪子回头至今是个谜。

·开劳斯莱斯上班。

·比表面上要努力。

·连续五年被评为“楚华大学最想嫁的男人”第一名,无论是脸还是钱都甩别人好几条条街。

·拥有吸引土豪,缺爱人士,边缘群体及二逼的体质,经常变成别人的倾诉对象,但本人并没有意识到。

·略容易心软。

·很会打架也很能惹麻烦,但总能解决。

·养了一群猫,和外面的流浪猫狗及一些有主的猫狗关系也不错,没真的觉得麻烦过。偶尔会有“我的猫比我早聪明”的错觉,然而并不是错觉。

·因为小柚子是突然出现在他家的,一直想给小柚子和焦爸爸做一个亲子鉴定,他是认真的。

·曾经当过模特,在一个小圈子里特别火,传说级别的那种。

评论(1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