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拔网线02

依旧全是私设,全是脑洞,全程瞎扯,大写的雷和欧欧西。p3、4、5是一个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的布(葡)兰(萄)多(皮)射手,p6布兰多蜜汁被动技能。

纪念布兰多的和他胸部成正比的威严。

3

“领主大人,这个是什么?”

布兰多有点尴尬地看着面前文件角落里的一个用钢笔画出来的小东西,“一不小心就画了这个……”他想挠头,又忍住了,老老实实地低头向安蒂缇娜道歉。一旁的夏尔忍着笑看着自己的领主大人毫无威严地道歉的样子,等安蒂缇娜走后一步窜到布兰多旁边,“说起来,领主大人。”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文件角落里那个昂首挺胸但样子相当奇怪的类植物,“这是什么啊?”

布兰多瞥了一眼夏尔,看着他一脸好奇的样子,莫名地觉得自己在幕僚小姐面前失去的气势又回来了一点。他又有点难过——出于没人懂这个梗,于是他抽出了一张不用的草稿,在草稿背面又画了一个放大版的,“这个叫豌豆射手,应该算是个幻想生物。”他把纸递给夏尔,“这个小东西能不断喷出豌豆消灭敌人,它们不需要太多阳光但英勇善战,是僵尸克星。”

夏尔接过那张纸,他惊诧地看着这个头和茎相差很大的植物,再看看它那双大大的眼睛,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世界还是不够宽广:“但是……领主大人,它们要怎么生产出攻击的豌豆呢?”

布兰多一本正经地问:“夏尔,你听说过那句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吗?”

夏尔:“……啊?”

布兰多摊手:“嗯,就是这样。”

4

布兰多有个习惯,就是他吃葡萄不吐葡萄皮。这个习惯是他还是个宅男时养成的,不是因为葡萄皮好吃,而是因为他懒。懒得找垃圾桶吐葡萄皮也懒得把垃圾倒出去。

他第一次暴露出来是在某个夏天芙罗买了点葡萄,大家分着吃的时候所有人都注意到他们的领主不吐籽也不吐葡萄皮,而是嚼吧嚼吧直接囫囵吞下去。夏尔见状好奇地问:“领主大人,这就是你说的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布兰多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

“那‘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呢?”

“把葡萄皮呕出来。”布兰多面无表情地说。

5

夏尔做了个梦。

自从得知豌豆射手是一个农夫种在后花园抵御僵尸入侵后夏尔就对这种植物产生了迷之兴趣。某天夜里,他先是梦见布兰多在猛磕葡萄,然后突然变成了一个长着棕色长发的豌豆射手,眨着大眼睛突突突往亡灵大军的方向吐葡萄皮,干掉了一波又一波的亡灵。

夏尔猛地惊醒,他抹了把冷汗,决定以后暂时不吃葡萄了。

6

除了自带的系统之外,布兰多还有两个蜜汁被动技能,一个是能听见别人听不见的bgm,另一个是看见对方的另一个形态。

先说第一个。这个技能相当的迷,他不仅能听见战斗以及烘托气氛的bgm,还能听见角色和国家的专属bgm(有的人还不止一首,这种人一看就是关键角色),这些bgm有的有歌词,有的居然还有变奏曲!让布兰多不禁吐槽这游戏真是优秀,员工们简直不能再敬业。

后来他发现他居然还能收集bgm,他当时第一反应是:天了噜!!这什么鬼!!我怎么不知道琥珀之剑还是个音游!!

然后他就开开心心地开始了收集bgm的大业。

早期像他在布契第一次看到亡灵大军时的《群鸦咆哮》,第一次使用卡牌时夏尔的角色曲之一《秘密》,与白骑士对话时的《骑士的过往》,地下拍卖行逃亡时的《乱流》。近期他已经把埃鲁因他能说得上名字的人的角色曲都各收集了至少一首,公主的《王之女》,小王子的《眠龙》,芙蕾娅的《武神》,罗曼的《迷》等等等等,简直让他玩得不亦乐乎。

只不过不能在别人问他“你为什么总是赢”的时候说“在我的bgm里没人能打败我”,想到这里布兰多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而另一个被动技能……这个比第一个更迷,布兰多能够看见类似于“伴灵”的生物。对,就是那个和黄金罗盘里一样的生物,布兰多偷懒照搬了名称。第一次见到罗曼他就看到了一条巨大的蟒蛇,它通体漆黑,碗大的眼睛像是融化的黄金,透着冷血动物不应有的炽热焦灼,盯着他看的时候吓得他差点瞬间突破黄金。而芙蕾娅的是一匹高大矫健的白色骏马,看上去威风凛凛,但偶尔会露出和主人一样天然蠢萌的表情,然而从外表上看,那匹马应该是匹雄马。

这个画风,有点迷。

但等到见到公主后,布兰多不禁感到自己还是太年轻。

《王之女》恢宏坚定的音乐下蹦出来的是一只优雅美丽的白色狐狸,布兰多看看公主又看看小狐狸,他僵硬地眨巴眨巴眼睛,终于明白公主为何在另一个世界一个人也能挺如此久。而等看到哈鲁泽的时候……因为年纪太小或者是什么布兰多不想深思的原因,他的“伴灵”还没有彻底定型,偶尔会有一些变化。布兰多统计了一下,目前为止变化过的形态有小狮子,小花豹,小老虎,甚至还有一个是缩小版的小龙!!布兰多看着哈鲁泽委屈的小脸和水汪汪看着他的眼睛,忍不住就是一个哆嗦,我的妈太可怕了!天选之人果然就是这么吊啊!

布兰多觉得科尔科瓦王室当真是深不可测。

有意思的是他看过夏尔的“伴灵”,一只有着长长的尾巴的黑色小猴子,四肢修长,脑袋圆圆的十分的可爱。布兰多当时觉得要么是他还不了解夏尔,要么就是夏尔人设崩了,直到他去拜访图拉曼,看见在他说出那个单词时坐在图拉曼肩膀上的银白色猴子瞬间窜进了屋子里翻看书籍和卷轴时,布兰多觉得他大概能理解巫师们的画风了。

布兰多唯一的一次三观尽毁是在他今天照镜子的时候。在那之前他从没想过看看自己的“伴灵”,一时好奇,他集中注意力,震惊地发现了一只白白的,小小的,软软的小东西,垂着耳朵眨巴着红色的大眼睛,乖巧地趴在他的脚边。

那是一只小兔子。温顺无害的,食草小兔子……

布兰多冷静地看着那只兔子,心中悲伤逆流成河。他觉得现在连他自己的画风都是这么的迷,这个被动技能以后到底还要毁掉他多少的情怀?他不想说话,也不想静静,他只想狗带。

他还不知道“后宫男主都是兔子”的这个梗。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