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苏菲上线一瞬

没有逻辑,私设还没有跟玛莎见过面的布兰多,莫名其妙,短,天雷狗血ooc,慎入!!!!!!!!!


万圣节快乐(・ิϖ・ิ)っ


布兰多是个四好青年,少的那一个是因为他信邪。


当然这不是因为他这个人不行,这是大背景的问题。要知道在琥珀之剑里亡灵也算一个种族的,而且还是生者的敌人,从第一次黑玫瑰战争开始地上跑的亡灵数不胜数,如果你活在埃鲁因,那抱歉了,以人类的寿命来讲,恐怕你这一辈子都躲不开亡灵了。


在剑与魔法的世界里,魔法与超自然生物都是必不可少的,不然还玄幻个屁。作为当时魔幻游戏中的佼佼者的琥珀之剑更是如此。诚然琥珀之剑里还是有机械与魔导科学的,但除了魔枢是完全以机械制作的之外,任何东西都跟魔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简单的说,这个世界的科技比起布兰多的故乡差得多了。


自从年轻人自钢铁世界穿越以来,他就以会被人吐槽“你们宅男打游戏要不要这么认真”的认真理念以及毫不想爸妈的积极态度把全部人生都奉献给了凡人最壮丽的事业中——自由与抗争!推翻旧社会统治阶级,建立凡人自主的新社会!在这个光辉伟大的目标下,布兰多很少能得到像以前那样的休息空间——独自待在房间里,一边打游戏一边随便吃点什么,然后大骂游戏里丧尽天良的bug——这对他来说可能是一个遗憾,虽然没人能确定他是不是在某个短暂的瞬间想起那段作为苏菲时经历的过去。


事实上,因为这个无比真实的世界,布兰多已经很少回想起另一个世界里的事情了。毕竟在琥珀之剑这个游戏里装逼大多离不开强大的力量,换句话就是没实力装你mb。布兰多很少能用上一些另一个世界里的文化,这在让他确定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后,偶尔也会有一种来自苏菲的郁闷感。


特别是他发现自己好像卡bug了的时候。


他环视色泽依旧的办工室,远处的窗帘停在了一个飘起的姿势上,上一秒被自己不小心碰倒的墨水倒到一半诡异地静止在了半空中。自己身旁的幕僚小姐微张着嘴巴,仿佛下一秒就会说出领地建设需要的准备,但她只是一声不发地站着,就像她只是和窗帘,花朵没什么区别的摆设。


这个空间里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肉眼不可怜的粒子停滞在空中,氧气甚至无法进入他的肺部。但即使处于这么一个缺氧的环境,布兰多仍有闲心思考这种情况和卡bug有什么关系。


不考虑也不行,他也没办法干点别的。布兰多全心全意地祈祷远在另一个世界的技术人员能给点力赶紧处理了这个bug,好让他不至于在这个地方保持着一个打翻墨水的尴尬姿势思考人生哲学。他对年纪轻轻就得了神经病然后发狂自杀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还要完成大业呢。


那个世界的科学对这个世界而言是不合常理且恐怖的,反之亦然。这个世界七个位面的万事万物全是从另一个世界的科学中诞生的,从齿轮和电流的摩擦中成形,经由一些不可名状的变化构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布兰多丢掉脑子里突然出现的抽象的东西,他不需要这些。就像很久以前的某一个人说过的那样,决定是要用心做的,一旦做好了决定他就不会更改,而他已经做好了以后的决定。


是的,不会有“就这破服务系统我能不能拯救国家”这种想法的。


他听到有什么人叹息了一声,墨水瓶身映出的黑发青年低声说:“你一直都没变。你总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的要命。”


“但谁能确定哪种更好呢?”


布兰多手一翻,两指夹住了快要摔倒的墨水瓶。安蒂缇娜疑惑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布兰多默默地抹掉了食指上的墨点,“继续吧。”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