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当我在KTV里看小说时我在想什么

全程欧欧西!!!全程欧欧西!!!欧欧西!!!!!!!!!十分的辣眼睛!!!!!!慎入!!!!!


【】内是原文


此时有粉不如黑系列3.0


顺着基友迷一样的歌单连着唱了六个小时,我已经是一头废驴了……


1.【 然后半精灵女游侠和野蛮人战士发觉气氛变得微妙。女游荡者用平静的目光,一瞬不瞬注视着他们的队长,黑色的瞳孔中似乎倒映着往昔的光彩。

  夏尔的反应也很平静,被他漆黑眸子视线扫过的张泽缩了缩脖子,嘀咕道:“是你要她来的啊,不关我的事……”

  “来?”夏尔的问候也很简单,见女游荡者轻微点头后,就对她丢出了一个组队邀请。

  系统提示:玩家‘指尖流沙’加入了队伍。 】


指尖流沙: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Come on let’s go and play!

I never see you anymore, come out the door, it’s like you’ve gone away.

We used to be best buddies and now we’re not, I wish you would tell me why~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It doesn’t have to be a snowman.


2.【 “呵呵。”齐广鸣冷笑,抱臂斜眺着张泽,“那你说,三年前是谁不顾小舞的话,强硬解散了诺达希尔?”

  “他糟蹋我们的努力不要紧,过去那也就过去了,大家还是朋友,死党。只要一句话,我就能拉上星河全部人马助威。”齐广鸣嘴角露出一丝讥笑,“但是,现在一句轻飘飘的话,就想让我们回来,继续跟他干?”

  “最初创建者是他,解散的也是他,现在说重建的还是他。任性也要有一个限度啊。”

  最后一句齐广鸣几乎咆哮着说完,然后就怒气冲冲走掉了。 】


齐广鸣: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想用真爱,把我换回来🎵


3.【 “哦,哦。你说是诺达希尔啊……”

  张泽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丢开烤羊腿,抹了抹嘴边的油污,就笑道:“这不算一个组织,更准确来说,是一个玩家自发构成的休闲团体吧。”

  “我们就二十九个人,不过后来少了一个,团体就因此解散了。因为那个人走了,当时夏尔说,团体没了存在的意义。”

  “然后诺达希尔就解散了。”张泽耸了耸肩,“你别看齐广鸣刚才那样,其实他也是诺达希尔前期的老成员了,爱的越深,就伤的越深嘛。团里敢吼夏尔的不多,他就是其中一个。”

  “夏尔是创建者?”魂牵梦绕好奇道。

  “具体说是创建者之一。走掉的那个人才是我们的团长,夏尔怎么说呢,地位应该类似精神领袖。”张泽道。 】


张泽:你还是选择回去,他刺痛你的心,你却不能觉醒🎵


4.【 那才是布兰多记忆中的祖父,严厉,深沉的目光中充满了对于这个年轻人成长的失望之情,可这深深的失望并不是责备——而是希望有朝一日布兰多能明白过来,体会这期望背后的亲情。亲人永远不会真正的责备你,他们只会等待着,等待着你明白的一天,或许有一天他们年华老去,或许有一天他们不在人世,可他们依旧留在你的心中,等待你明白的一天。

      等你明白他们对你的爱。 】


布兰多: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生活的苦难有三分,你却吃了七分🎵


5.【 这个名字恐怕是他在游戏中除了玛莎之外听得最多的一个,听得耳朵都起了老茧,平日里似乎早已习惯了,但真正看到时那种震惊是无与伦比的。

     “那到不至于,”他下意识地答了一句,但马上反应过来:“你想干什么?”

     “我已经死了。”黑暗之龙答道:“你应当问你想干什么。”

     布兰多一怔:“你真的死了?”

     黑暗之龙点点头:“你应该明白,你看到的不过是我的意识在灰宝石中留下的信息而已。” 】


布兰多:你在尘世中辗转了千百年,却只让我看你最后一眼🎵


6.【 “只是……或许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雷无所谓地耸耸肩,回不来什么的,对他而言根本没有影响。他在这边已经没有割舍不下的东西了。

      看他的态度,隋雄就知道了答案,不由得暗暗叹息。雷这家伙貌似也是个王子呢,怎么混成这样?等教会稳定下来,自己要不要设法帮他挽回王族的身份?没准还能让他去当国王……

      不知不觉,他又陷入胡思乱想之中了。 】


隋雄:好兄弟,哥哥依然心疼你啊,好兄弟,男儿有泪不哭泣。好兄弟,哥哥依然爱着你啊,如果过你想家了,哥陪你回去🎵


7.这个……反正我在看大影帝的时候基友唱了三遍 Fuck me,I'm a celebrity.Can't take your eyes off me. I'll make you fuck me just to get somewhere……


8.【 此时他周围笼罩着浓郁的雾气,心念一动,雾气聚则成形,化为一面水镜。

  通过这朦胧的镜面,蓝牧终于看清楚了自身全貌。

  一条淡白色九尾狐俏生生地蹲坐着,九条尾巴仿若白云缭绕,狐面柔和而妖媚,眼瞳为血的深红,却流露出人性的灵动。

  “绝貌倾城……”

  “九尾……狐?” 】


锦绣织缎裹素腰,半掩半开纤媚笑

浮影摇枝流目盼,簪花扶髻从容步

一足三娉生姿娇,回首一探万千瑶🎵


评论(10)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