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一辆独轮车

七夕独轮车,哈鲁泽×布兰多,女装车。黏糊又腻歪的谈恋爱,天雷狗血欧欧西,私设众多请注意。


没错我终于下手了,别吐槽我的审美,我的直男审美是祖传的,真的。


只要有心,天天都是七夕(手动微笑


“老师,放松点。”


哈鲁泽有点无奈的开口,他都能感受到布兰多的身体在他的手掌下发颤。在说服布兰多换上女装之后,国王陛下和他的老师像任何一对情侣一样喝了点酒,又跳了支舞。不过显然他的老师不是跳舞的料——布兰多的动作比任何一个初学者都要僵硬。


布兰多依旧僵硬地迈步旋转——这不能怪他,他的穿着实在是不适合太大的动作,他必须控制不要踩到国王陛下的脚。他脚上白色的尖头漆皮高跟鞋像是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一样踩在地上,发出凌乱又好听的哒哒声,一声一声敲击上哈鲁泽的灵魂。高跟鞋的鞋面在灯光下泛着暖色的反光,脚踝处的绑带外侧用小巧的蔷薇花做装饰,每一根绑带三朵。那些蔷薇花全是用布做成的,每一朵只有半个拇指指节大小,花瓣上绣着金边,看上去精致又可爱。


往上看是线条流畅的小腿,因为紧张而绷紧的肌肉现在被白色的丝袜包裹住,再往上是层层叠叠的内衬和蓬松的花瓣似的裙摆,蕾丝花边遮住了脚踝上方的风景,但哈鲁泽知道里面有什么。他的手不着痕迹地蹭过布兰多的大腿,那里大概是吊带袜的花边的位置。吊带袜的型号有点小,哈鲁泽能想象得到蕾丝花边紧紧地勒着布兰多的腿根,吊带也老老实实地贴在他的大腿上的样子。往日被链甲保护住,总是绷紧了夹着马背的地方像是受不了这样的欺负一样轻轻地颤抖着,哈鲁泽知道布兰多忍不住想晃动腿挣脱束缚,但踩国王的脚还是需要勇气的,于是他满意地抚摸着布兰多的腰,揽着布兰多又转了个圈。


不止吊带袜,裙子的尺码也有点小,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心。反正布兰多是不相信无意,鞋码都这么合适然后跟他说裙子尺寸错了,当他智障?但他又不能明说,毕竟自己年轻时造的孽总归要还的,再说他又不是小姑娘,反正关起门来谁都看不见,该怎么浪怎么浪——但是这裙子真的太紧了!布兰多没穿束腰,被做成抹胸款式的裙子白色光滑的布料紧紧地勒着他的腰和胸,勾勒出精壮有力的腰身,饱满的胸肌同样被紧紧裹住,胸口上细小的热气凝聚成汗珠,顺着白皙的皮肤滑落到胸部的布料处,把白色的布料浸得几乎透明,甚至能看到微微凸起的乳珠。布兰多几乎喘不过气,他一边慢慢挪动,一边在心里咒骂着当年给未来的龙傲天穿女装的鱼唇无知的自己。


但事实上他们贴得更近了。哈鲁泽已经长高了许多,他现在比布兰多还要高一点——当然是在布兰多没穿高跟鞋的情况下,但他还是开心地抱着比他高一截的布兰多旋转跳跃闭着眼。布兰多罕见的软弱的颤抖让他的心中升腾起了一种奇妙的愉悦感,那愉悦感让他忍不住脸红。他不仅心猿意马起来,他开始回忆,他想布兰多倒在床上的样子,那个时候他的衣服是什么样的,之后又是什么样的。他回忆这腰是怎样扭动,腿是怎样摩擦,他们的手指又是怎么纠缠……直到脚上一阵尖锐的疼痛让他的意识回归,在他差点就要把手伸到布兰多的屁股上时,他的老师终于踩到了他的脚。


“老师……”注意到布兰多的脸色,他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轻声把当初的那句话还给了布兰多,“只是一次女装而已,不要搞得像我要对你做什么一样……”


“不,陛下,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发现我需要纠正一下你在交际舞方面的错误思想。”布兰多在心里翻了十二个白眼,都摸我大腿了还装正经,又不是跳探戈。布兰多的脚疼得让他站不稳,他倚靠在哈鲁泽身上,喘息着试图平稳自己的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虚,“交际舞是一项高雅的艺术……所以陛下,跳舞的时候请您不要想做爱的事好吗。”




然后干了个爽(×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