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拔网线

粮食向,脑洞产物,全是虚构和胡扯和花式装逼,短,雷,文风奇怪,极其的欧欧西!!!!!慎!!!


所有吐槽和梗均源自网络。


我有病,真的。


01


偶尔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布兰多也会做一点实验,例如尝试折腾出一些小技巧,一是缅怀另一个世界的日子,二是发泄一下积攒的压力。这就造成了他的下属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能看到领主大人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安蒂缇娜第二次看到布兰多从楼顶往下跳的时候忍不住制止了他。“领主大人。”幕僚小姐拽住布兰多的领子把他一把扯了回来,这一举动让布兰多深刻地认识到什么叫女子虽弱为母则强(哪里不对?),幕僚小姐没好气地看着他,“恕我直言,我不认为您这种……这种行为有什么实际意义,所以请您务必向我解释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干傻事的时候被下属抓住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为了挽回一下自己本来就剩不了多少的形象,布兰多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是这样的,安蒂缇娜……你看到下面的干草堆了吗?”


安蒂缇娜瞅了一眼远处地面上高高地堆在一辆白色拖车上的干草,再看看足有五层的高塔,回了他一个“这有什么卵用”的眼神。


“是这样的,我在做一个实验。”布兰多挠挠头,“一个来自于某个古老刺客组织的技巧,你可以理解为这一堆干草是一种超自然物质……我是说,它们的内部空间是超维度的……算了这个不重要。”布兰多的声音在安蒂缇娜怀疑的目光下变得越来越小,“你只要知道它们拥有一种超自然的特性,这种特性使得它们可以以一种目前人类不可理解的方式在4毫秒内吸收达60000牛顿每秒的外部冲量,所以我跳下去也没事……算了,别管这些了,去他的信仰之跃,安蒂缇娜,咱们回去吧……”


02


“为什么不杀我?”


跪在地上的男人抬起头看着布兰多。这是个英俊的年轻人,只可惜走上了一条相当智障的路。布兰多一边腹诽,一边说:“你会死的,这只是时间问题。”


“我明白,大人。”年轻人叹了一口气,“可是难道我们就没有尊严了吗?请在现在结束我的生命吧,让我死在战场上。”


他露出了一口白牙:“我也是为了理想而死去的。万物皆一,万物归环,繁复万物必重归虚无,尊敬的领主大人,这并非无稽之谈。领主大人,我认为您对我们有误解,您这样的人不应该无法理解我们,一旦您理解了我们的信念,您一定会加入我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我们赶尽杀绝。”


布兰多一愣,然后露出了一种古怪的表情,“口才不错,但是有一点你说错了,我当然明白你们的信念,正因如此我才无法赞同你们。”


“……混沌知晓一切。”年轻人轻轻地说,他又突然提起另外一件事,“传说您有着黑暗之龙的传承”


“黑暗之龙?”布兰多的剑尖在年轻人的眼前虚晃了一下,然后落在他的肩膀上,“不,不是那个名字。我的名字要比那糟糕得多,如果你听过这个……”


“我是阿扎托斯之子,三柱原神之一。我生而全知全能,我的权柄仅次于我的父亲,我本身亦为仅次于其的存在。我是一生万物,万物归一者。我是门之匙,是时间与空间的支配者。”


年轻人最后看见的是白色的穹顶,全世界仿佛只剩下了年轻领主的声音,“我是旧日的支配者,我是尤格·索托斯。”


布兰多抽出刺入年轻人心脏的长剑,嫌弃地甩甩上面的血迹,“……才怪。”


tbc.


评论(1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