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后代×叶]献给妈妈的吻(00)

*平行世界互相了解的后代(×3)和青涩时期的叶想,妈的这个梗我太喜欢了。大概是温情的黄暴。

*天雷狗血ooc,全是脑洞,全是私设,跪求不带脑子看。

*萌弟太太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

叶想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拉”住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被一只手,他回头看,拉住他的是一个才到他腰那么高的小男孩。但叶想肯定不会把这个小孩当普通孩子看的——笑话,恐怖电影里出现的小孩八成都是鬼,更别说是在现在这个阴森森的前事故现场里,简直就差在身上挂个“我很奇怪”的牌子了。

叶想按照剧本指示半夜到这个鬼地方调查,加上他的身份是男主角性格古怪的宅男同班同学,这时候不出点什么事简直对不起他的身份。但让他犹豫的是这孩子身上没有任何不正常的感觉,就像一个普通的半夜还没回家的小孩一样。看到叶想没反应,小男孩还扯了扯叶想的袖管,“我在找妈妈。”

得,这种话一出来这小孩的身份就不用想了。叶想面无表情地把手抽回来打算给这小家伙来一下,但没等他动手,小男孩就转身跑掉了。几乎是在他从叶想身边跑走的一瞬间,叶想就被一阵白光笼罩住了。

伴随着“咔嚓”一声,叶想认出刚才的白光应该是闪光灯。他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一个穿着白色校服的女孩拿着一部翻盖手机现在那里。

女孩看着手机屏幕撇了撇嘴,大概是在为没拍到那个“东西”而感到遗憾,她一边把手机放进口袋里一边问叶想:“表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叶想这才想起来这个人的角色是自己的表妹,以前一直都没见过这个人,应该是个普通演员吧。他照着剧本念:“我来这……看看。”

【你没事吧。】

叶想看完了对方发送过来的剧本信息,他抬头看着女孩,对面的女孩叹了口气,“这么晚了还出来干什么啊,赶紧回去吧。”

【我没事,刚才那个是……】

【八九不离十,都是这个套路。】

叶想走过去和女孩并肩而行,“媛媛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补习。”女孩指指远处的大楼。

简单的几句交流之后叶想就不说话了。他这个角色是个有交流障碍的宅男,不说话也符合他的性格。

海瑟薇在叶想旁边慢吞吞地走着,她拿出耳机戴好,看上去就像是要听听音乐。她插好耳机,听着那一边的沉默,忍不住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

【白岬你他妈是不是傻了?】

过了一会儿,耳机里传来了一个男人温和的声音。【我在想,妈妈啊……真可爱。】

海瑟薇悄悄地翻了个白眼,【你知道吗?】她用类似传递剧本信息一样的方式传递着她想说的话,【你这种有色心没色胆的人,有的时候我都觉得你简直是灵媒的耻辱。别以为我不知道来之前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现在倒是挺纯情啊。哎,怎么差一个爹性格就能差这么多呢?】

【因为妈妈太可爱了啊。现在的妈妈还没遇到,嗯……】白岬顿了顿,【……没遇到那个人。他也还没到全盛时期吧。】他低声笑了起来,【还很单纯弱小啊,我们的妈妈。可惜没办白金会员卡,只能待在一个诅咒之物里面什么都做不了,早知道之前就省着用点赎死券了……】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果然是不是一个爹不重要,只要是那个人搞出来的都是变态。】海瑟薇干巴巴地说。

【我觉得啊……】白岬慢吞吞地说,【海莉你是在嫉妒我是男性吗?】

【滚,只不过是一具身体而已。】

【那你现在也是个女性。】

【白岬。】海瑟薇声音平静,【正好我的赎死券还够,你想不想看我在手机上跳探戈?】

白岬果断地换了一个话题,【说起来,刚才的那个是安世清?】

【看着像。】海瑟薇沉默下来。即使是个孩子,安世清也是个难对付的角色,更别说他现在在这里,傻子都知道他想干什么。

【虽然是死对头的孩子,但他和但丁还真是像。】过了一会儿,白岬苦笑道,【在丧心病狂方面。】

海瑟薇叹了口气,【便宜你了。】她把耳机拔了下来,【保护好妈妈。】

走到岔路口的时候,叶想突然觉得口袋一沉,他摸了摸,是一部翻盖手机,从挂件上看应该是女孩刚才用的诅咒之物。他扭头看着海瑟薇,而海瑟薇只是冲他笑了笑。

【我看你最近有血光之灾,拿着这个。】

没给他提问的机会。海瑟薇喊了句表哥拜拜就跑走了,留下叶想在昏黄的灯光下思考为什么这个妹子会把这种宝贵的东西给一个陌生人。

算了,下次再还给她吧。叶想最终还是决定先回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夜晚的缘故,他觉得天越来越凉了。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