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酒后失言(eg向,短,雷)

*粮食向,关于一次醉酒后布兰多属于玩家的那一部分的游戏宅粗俗用语引发的严重后果。文化差异害死人。

*全是脑洞,全是私设,求别带脑子看。

*雷!!污!!ooc!!有十分低俗的词语!!慎入!!!!!

*啊我好想看点满了生活技能的布兰多。

*轻拍QAQ


每个伟人都会有那么几个被后人津津乐道的黑历史,比如说希特勒的短裤。布兰多不觉得自己是伟人,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能流传千古的黑历史。


但他不知道可不代表他没有。


安蒂缇娜永远记得那场小规模的聚餐,那是为跟随领主多时的人们举行的。他们的领主大人不顾他们阻止,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菜——用他们从来没见过的蔬菜和烹饪方式。天知道布兰多是从哪里学来的。


当时聚餐上大家交流剑技的交流剑技,交流炼金术的交流炼金术,总之气氛十分的不错。布兰多看上去很开心,还少有的喝了几杯酒。当然后果就是他喝醉了,美好的气氛也就到头了。


如果再给安蒂缇娜一个机会,她肯定会拦住布兰多不让他碰任何和酒精相关的东西。


布兰多拿叉子戳着餐盘里的排骨——他说那叫红烧排骨,安蒂缇娜后来才知道那些排骨来自一头九头蛇蜥——沮丧地说:“唔啊啊啊啊好失望!”


安蒂缇娜奇怪地回头,她目测他们的领主大人已经喝醉了,布兰多的脸颊透着不正常的红晕,他低落地垂着头,一瞬间安蒂缇娜仿佛看到了不存在的耷拉下来的耳朵,“怎么了,领主大人?”她问。


“安蒂缇娜,我真的超级失望。”


嗯?安蒂缇娜把头转向芙蕾娅,希望这位领主的青梅竹马能够解读一下领主大人的意思,可惜芙蕾娅也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布兰多在搞什么鬼。


而布兰多接着说了下去,“你知道吗?”他猛地灌了一口酒,然后把杯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这个动作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回那群骨头架子居然没派因斯塔龙来!没有因斯塔龙!那可是黑勋爵啊!马达拉的女王陛下终于打算改行当灵车售票员了吗?!”


“那位因斯塔龙没来您好像很失望?”卡格利斯好奇地问,他多多少少从布兰多那里听过一点关于因斯塔龙的传闻,对于这位领主大人特别关注的对象他显然十分感兴趣。


“那当然。”因为醉酒,布兰多说话含含糊糊的,还带着点软绵绵的鼻音,“我想找他麻烦很久了。”


“领主大人很讨厌他吗?”茜轻声问。


布兰多愣了一下,“讨厌,嗯……嗯,讨厌。”他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我很讨厌他。”


“哦,那一定是个复杂的故事。”卡格利斯说。


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他们好奇地听着年轻领主的抱怨,这位年轻的领主的过去一直是个迷,他在那段不为人知的经历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旁人难及的智慧,没有人知道那段过去究竟是怎样的,但所有人都认定的是那一定是一段残酷又危险的经历。他们竖起耳朵,打算听听这个年轻人与马达拉新一代最优秀的将领之一的恩怨。


“那的确是很长的故事。”布兰多叹了口气,酒精让他的大脑麻痹起来,虽然他的潜意识让他保留了一些东西,但他还是下意识地用上了玩家的语气,“他是个大麻烦……我那时太弱了,根本打不过他。我去找他,我们打了很多次……但我那时还是个菜鸟……差不多每次都会被他活活干死……”


塔玛猛地喷出了嘴里的酒,身体前倾撑着桌子咳嗽起来,夏尔瞪大了眼睛,卡格利斯的嘴都合不上了,梅蒂莎的叉子哐啷一下掉在了地上,茜用力握紧了盘子,而罗曼挑起了眉毛。


“领主大人,您喝醉了。”


安蒂缇娜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布兰多了,她对玛莎发誓她的初衷真的只是……八卦,她根本没想过会八出这种惊天大秘密。


接下来我是不是要被灭口了?她想。


“怎么了?”布兰多问,他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用词上的错误,“你们为什么惊讶?”他沮丧地扒拉扒拉盘子里的食物,“我也有垃圾的时候嘛……我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就想着复仇,那段时间浑浑噩噩的。”他自嘲地笑笑,“结果还是什么也……”


“等一下,等一下!”卡格利斯几乎是尖叫起来,他哆嗦着问布兰多,“领主大人,您,您和因斯塔龙……”


布兰多回了他一个“就是那样”的眼神,“就是被虐啊。”他耸耸肩,“我去找他,然后被他狠狠地干一顿,开始的时候我根本没办法反击,基本上每次都是被他按在地上操……”


希帕米拉的脸已经红得要滴血,吸血鬼姐弟满脸震惊,连白雾女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所有人都被这段话震惊了,芙蕾娅面无血色,她已经脑补了近百万字的布兰多的悲惨事迹,她想起布兰多的那些经验可能的由来,他可能受过的伤害,可即使这样他仍然如此坚韧又强大。


芙蕾娅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领主……”


安蒂缇娜突然不说话了,所有人都看到他们的领主突然抬起头,他们看到依旧年轻的领主露出了能算的上是虚幻的笑容,他的目光穿过层层墙壁,穿过久远的时光,投向另一个世界。


布兰多近乎是梦呓道:“可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他还在游戏里的时候。


“你叫苏菲?好巧啊我正好在用苏菲呢。”


“哟小哥,你是要越狱吗?带我一个成不?”


“看到那个尸巫了吗?干掉他。”


国家在硝烟与战火中破碎,铺天盖地的亡灵吞噬了人们的生命。


来自他乡的冒险者们组成队伍,他们拽起废墟中的人们,竖起支离破碎的旗帜。他们汇聚起来,只为了一个看不见希望的未来。


布兰多想起他的同伴们,那些来自异域的文明,爽朗的巫师一口东北腔,小巧灵活的战士们说着吴侬软语,还有学姐。他们在历史的巨浪中是那么渺小,可他们从不放弃。


布兰多的表情就像要哭泣。


“……我真的很开心。”


光失去了吗?


没有。光将永远存在。


布兰多终于支撑不住了,他往旁边倒去,被夏尔眼疾手快地接住。


“睡着了。”夏尔摇了摇布兰多,见他没反应,无奈地对看过来的人说。


“……还请各位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安蒂缇娜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她倒不担心会有人说出去,仆人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在座的诸位也一个个回去了,他们都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一下今天的事情。


她看向布兰多的座位,第一次发现这位仿佛是无所不能的领主大人也有悲惨又无能为力的过去。


等布兰多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他感觉头疼的要死,早知道说什么都不会喝那么多,布兰多闷闷地想。


他挣扎着下了床走到窗边,他房间的位置能看清大部分领地,透过窗他看见正在向梅蒂莎请教的卡格利斯,卡格利斯正好抬起头,看到布兰多他又迅速低下头去。


“这小子在干什么啊……”布兰多喃喃道。他没看见有谁在散步或者休息,仿佛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时间的紧迫,全部开始努力训练起来。


这样也不错,布兰多欣慰地想。说不定他能在大战开始前得到足够的兵力,想着想着他不禁笑了起来。


他完全忘了昨天的事了。


小剧场:


因斯塔龙第一次遇见梅蒂莎的时候,银精灵小公主骑着独角兽蹬蹬蹬来到他面前,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恶狠狠地盯着他。


“这位小姐……”


“变态!”梅蒂莎骂了一句,掉了个头走了。


因斯塔龙一脸懵逼。


等下,他干了什么啊?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