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涡 01(灵异惊悚向,多cp内详)

*潮歌paro,可能有少许猎奇内容,ooc,慎入

*多cp,cp见tag

*算是西幻

*先这么多吧想到再补


  李轩攥着雨衣的领口顶着狂风踉踉跄跄地走到悬崖边上,站到了村长旁边,豆大冰冷的雨滴噼啪打在他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流进脖子里,但他顾不上哆嗦,他惊恐地看着天空上不断涌动的乌云和下面发疯般翻滚咆哮着的海浪,狂风带来的巨响让他不得不大声喊着问村长:“这是怎么了!!”


  年迈的村长脸色阴沉地盯着海滩,他把脚边的铁锹踢到李轩旁边,“没时间跟你解释了!”他朝李轩大吼,“回去待着!告诉他们‘月亮’出来了!快点回去!”


  李轩茫然地站在原地,他看见村长跑到了海滩上,那里已经聚起不少同样表情严肃的人,全部都穿着黑色的雨衣。他们带着没见过的武器,在海滩上竖起篱笆一样的东西,村长跑过去加入了他们。


  他颤抖着捡起了铁锹,指节因为过于紧张用力握紧木棍而泛白。李轩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比起害怕,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临走前他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海,海面早已不复往日的平静,他依稀看到翻滚的海浪间有什么东西,那些东西令他莫名地感到畏惧,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只觉得很冷。


  涡  01  雨夜


  “呃……这里可能有点脏,请您先将就一下,明天我再把这里收拾收拾。”李轩尴尬地看着堆满纸箱子和木板地板,这可不是招待客人的地方应该有的样子,“……已经很久没人来过这里了。”


  “没事没事。”叼着烟的男人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他把他的伞往旁边一放,然后开始费力地脱他被雨水淋透了的暗红色斗篷,“这儿挺干净的,比我以前住的好多了。”他旁边的看起来像是他的保镖的女孩似乎是看不下去他和斗篷的搏斗了,放下手中的箱子三两下就拔下了那件斗篷。


  “那我先去烧洗澡水了,水烧好了再叫您。”在男人表示自己明白了后李轩退了下去。


  路过一间屋子的时候他听见了那两位年轻的冒险家的嬉闹声,年纪较小的那个说话像倒豆子一样噼噼啪啪停不下来,较大的那个总是迁就着他。与此相反的是隔壁的牧师与护送他的半兽人佣兵,他们几乎不交谈,偶尔有几次对话,声音也压的很低,不过他们的关系看起来也并不是不好。果然这就是默契吗?李轩想。


  烧好水后他通知了一下住在这里的几位客人,道了晚安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金色巨大的猛禽安静地站在它的专用架子上,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却一点不耐烦的情绪都没有。


  ……不,或许嫌弃是有的。


  李轩赶紧倒了碗水放在它面前,巨鸟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抬头示意他赶紧读放在桌子上信。李轩赶紧打开信封,信上写的很简单,就是巨鸟的主人最近可能会到这里办点事,让他照老样子帮忙准备一间能够休息的屋子。


  这可是个难事,李轩想起以前村长说过的话,“贵族的要求总是很多。”。虽然他觉得那位少爷并不像他的长辈是那种特别讲究的人,但照他这种平民来看也算是事儿多的那种……总之就是他又有事干了。


  明天就开始收拾吧,李轩眼神死。


  他写了封回信表示自己知道了。送走了巨鸟后他又从抽屉里拿出了另外两封信,一封是他的朋友吴羽策的,信上说他近期的工作都结束了,准备过几天回村子。吴羽策是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后来去了王都工作,平时不忙的时候都会回来看李轩。李轩嘱咐他路上小心,想了想又在信上添了几句,让他回来的时候带点金边藤的叶子,最近的蜗牛长得都不怎么好,他打算换一种饲料试试。


  另一封信来自一位王都的王姓占星师,他表示明天会来附近做一些考察,但他不熟悉附近的地形,希望李轩能够去附近的驿站接应他一下。李轩本来想回信,但看了看已经黑了的天,就算现在寄出去也要明天才能收到,最后他还是放弃了回信,只是把这件事记在了床头的记事本上。


  忙完所以事情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这可能是他一年来睡得最晚的一次了。李轩伸了伸腰,最近来这个村子的人突然多了起来,年轻的冒险家们,前往王都的牧师和他的半兽人保镖,爱抽烟的地质学家和他的草原精灵妹妹,将来还会有年轻的新任领主,他的朋友,还有王都的占星师……连带着他要做的事情也变多了。


  但说真的他其实挺开心的。自“新月夜”后,村子里还是第一次这么热闹。李轩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上了床,他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最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愿灾厄随海浪而去。”他低声说,“阿门。”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