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薄雾小镇 02

*架空,恐怖向,私设很多

*内含比较那啥的内容

*慎慎慎


薄雾小镇 02 天光


  “兄弟借下数学卷子。”


  李轩条件反射地抽出卷子递给说话的人,棕发的少年笑嘻嘻地借过来,压低了声音说:“谢啦,放学了请你喝饮料。”


  李轩并没有继续写作业,他看着同桌的少年拿出自己的试卷迅速地抄了起来,一边还不停地念叨着什么。他撑侧身挡住了讲台上写教案的老师的视线,撑着脑袋看着少年,直到对方受不了,红着脸让他赶紧把别的作业也写完的时候才微笑着移开了视线看向窗外。


  不一会走廊里来了个家长样子的人,那人在班级门口站了一会,然后进来把身边的少年叫走了。李轩没太在意,他一边想着放学后的饮料,一边写作业,直到上课前请假去医务室的女生哭着跑回来。


  ……然后发生了什么呢?


  尖叫,女孩子的哭声,男生们冲出去把那个男人按倒,哭,慌忙地跑去找医生的老师,血,刀,倒在地上的少年,洁白的栀子花,饮料,少年断断续续的呢喃。


  “文州……疼……文州……”


  李轩猛地睁开眼睛,又飞速地闭上。阳光穿透废墟,刺得他眼睛疼。他花了一段时间适应,等到能看清楚周围的时候他差点叫出来。依旧是那个废墟,只不过与下雨时的样子不同,墙壁白的像新的一样,虽然依旧残缺,但因为过于崭新倒像是故意为之一样。来不及感叹,李轩想起刚才的那个梦,他不认识那个同桌,准确的说他都不记得自己上过那么个学校。而且那个少年最后喊的名字也很奇怪,不是自己的名字或外号,倒向是在和另一个人说话一样。“文州……”李轩在心里默念。


  ……这谁啊不认识。


  想了半天也没没想明白什么,李轩决定出去走走。他的衣服已经干了,也没有要发烧的迹象。真神奇,李轩想,我大天朝果然是战斗民族。


  走出去的时候他才感觉有点不对。与昨夜大雨里的景象相反,焦黑的建筑全部变回了原来的颜色,大多都是白色的。路边草木茂盛,一从一从地格桑花盛开着。而在雨天里唯一完好的公路此刻却像是被烧过一样焦黑。李轩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却觉得自己冷得不行。他勉强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战战兢兢地强迫自己迈开步子向大路走去。


  一路安静的不像话,李轩怀疑这里连虫子都没有。突然有什么东西绊了他一下,他一个踉跄,回头一看,一根棍子横躺在草丛里面。李轩看了一会,最终还是拿起它挥一挥,棍子不沉却很结实。李轩感觉自己握住的地方好像有一个凹槽,他仔细看了一下,旁边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字,似乎是“雨”。他想了想,还是把棍子系在了腰带上。鄙视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形象,李轩决定再往前走走看。


  然后他就掉坑里了。


  卧槽我怎么这么背,我这难道是张佳乐附体了吗?!李轩从大半个人高的水坑爬起来试着往上爬,还没用力就愣在哪里。


  ……张佳乐是谁?


  完了我这是脑残了吗?李轩欲哭无泪,我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似乎还莫名其妙地失忆了!天哪我之前做错了什么?他努力地向上跳,结果发现自己的脚似乎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挣扎无果,他只能在地面上看看有没有什么石头之类的可以割一下缠住自己的东西,可找来找去什么都没找着。他沮丧地趴在地上,然后听到了一串沙沙的声音。


  虽然隔的很远,但的确可以看到那个人,背着大大的旅行箱,背对着他向前走。李轩连忙爬起来想喊住他,可是声音到嘴边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李轩突然感觉脚下缠住自己的东西动了动。水草一样的东西顺着他的裤管和衣服下摆伸了进来,粗糙的表面摩擦这他的大腿内侧,腹部和胸口。他想大叫,却只能发出细小的呻吟。刚才脚底还踩着的土地突然不见了,他像陷进了一个更深的坑。李轩浑身一抖,哎卧槽这是要干嘛?!没给他反抗的机会,他被植物不停地往下拉。不敢睁眼也不敢呼吸,全身都被水浸泡着,水草摩擦着他身上的每一处,奇怪的感觉一阵一阵刺激着李轩,他觉得自己就快要窒息,或者被这些开始慢慢收紧的东西勒死。


  在快要窒息的时候李轩听到有人在讲话,是个很好听的声音,只是模模糊糊的不知道在讲什么,语气挺急。是在叫我吗?李轩想。


  “----,--?--!”


  “----醒!---!”


  “喂!醒醒!”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