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一灯

荣耀归于主

我翅膀是染的(01)

一个路西法堕天是去钓鱼执法的设定。我流神注意!!!!无脑甜ooc注意!!!!

一个还很年轻,很温柔的路,一个更年轻而且甜的米,一个很emm的神。


“您开玩笑呢?”

路西菲尔目瞪口呆,他试图从神的脸上看出一点祂在看玩笑的意思,但神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

“我没有,路西菲尔。恶魔们统治了下界无数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远不如它们深刻。”神的声音温柔慈爱,“或许你和你的同胞们有强大的力量,但很多天使并没有与之相配的经验。所以……”

“所以你让我假装叛变,跟他们混成一团然后从内部击溃他们?”路西菲尔深吸了一口气,“……请告诉我这只是您无数奇思妙想中的一个好吗?”

神终于笑了出来。路西菲尔很少见到祂这么笑,在他漫长的生命里,神像这样纯粹因为愉悦而笑只有过两次:“我是认真的,路西菲尔,你的意愿又是什么呢?”

他斟酌着言辞,“我还是……暂时无法接受。”他说,“恕我直言——这太荒谬了,我是您的副君,是离您最近的存在,如果我要背弃您,我要以什么理由离开您呢?”

“我以为你会拒绝这个提议呢。”神说。

路西菲尔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我认为我们都明白为什么是我来做这件事情,您觉得呢?”

他当然能明白神的意思,这是他们多年来的默契。

“就是这样。”神温和地说,“你看,我已经想好了原因了,你还记得亚当吗?”

路西菲尔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傻乎乎的影像:“您的造物,我记得他。”

“就这样,我把你领过去见他,我让你向他鞠躬,你不同意……”

路西菲尔的表情像突然生吞了一百个柠檬:“就因为这个?”

神顿了一下,路西菲尔思考了一下这个停顿的含义,然后他听见神说:“我可以将这个行为当成傲慢的举动……”

这也太牵强了吧,神可别是想逗他,路西菲尔尴尬地想。他不是那种会死撑着不鞠躬的天使,因为这样实在是没什么意义。再说他也不是没干过违心的事,当米迦勒还是小小一团的时候,他也曾违心地夸赞一副画得一塌糊涂的画——难道要他拒绝那双明亮的眼睛吗——而且,别说人类是神的造物,神就是捏了一个陶罐(如果祂真的精神失常捏了),他也会怀着敬仰的心情去看看,毕竟他也是个正常的天使,也有好奇心的。

不存在的,他想,亏他脑补了一大堆理由,又是原则冲突又是儿女情长,都能写一部我与神の爱恨情仇,结果最后定下来的是这么一个原因。

什么默契,不存在的。

“我觉得这个理由非常充分。”神说,“有些时候只要给出简单的过程就可以了,其中的系节会有人补充的。路西菲尔,想象力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物。对了……”祂空茫的双眼看向路西菲尔,“你觉得路西法这个名字怎么样?”

“……可以啊。”路西菲尔干巴巴地说,“显得我年纪大一点。”还很特立独行。

“你需要一些伪装。”神说,“白色和金色是不行了,太天使……纯黑怎么样?你喜欢恶魔们的翅膀吗?或是白骨?”

“……黑色不错,不要角,羽毛就行了。”一定要是羽毛,这是他最后的倔强,“我总不能还叫天使,但恶魔这个称呼我不能接受。”

“堕天使,怎么样?”神问他。

路西菲尔一时间不能确定这只是一个提议还是神的冷笑话,鉴于他一会儿可是真的要从天上掉下去:“……行吧。”

于是关于天使与恶魔漫长斗争中极为关键的一个决定,就这么迅速的结束了。神开始指定之后的一系列计划,挑选需要跟随路西菲尔“堕天”的天使人选。而路西菲尔则在神的殿堂中独自站了很久。

没别的意思,就是缅怀一下他马上就要变色的眼睛,头发和翅膀。

哦,还有他名字里的后缀,他现在要叫路西法了。

评论(5)

热度(34)